情绪温差

  如果自制力在某种程度上是遗传的(这好像是可能的),那么斯坦利在这方面就是先天不足。他出生于威尔士,母亲是个18岁的未婚女子。这个女子生下他之后,又与其他至少两个男人生下了4个私生子。他从不知道父亲是谁。母亲生下他之后,就把他交给了外祖父。之后,他一直由外祖父照顾着,直到外祖父去世,当时他6岁。之后,一个家庭收养了他。没过多久,这个家庭的家长对他说带他去他阿姨家,结果把他带到了一个大大的石头房子——济贫院。长大后的斯坦利永远忘不了那一幕:骗他的家长逃了,石头房子的门猛然关上,他“第一次体验到被彻底遗弃了,非常害怕”。

  这个当时名叫约翰•罗兰兹(John Rowlands)的男孩穷其一生都在掩盖济贫院那段耻辱的日子和私生子身份留下的污点。15岁离开济贫院到新奥尔良后,他开始否认自己的根在威尔士,假装自己是个美国人,完全改变了口音。他给自己取名为亨利•莫顿•斯坦利,说这个名字来自他的养父——新奥尔良一个非常善良、非常勤劳的棉花商人。在他捏造的故事中,养父母培养了他的自制力。他幻想中的养母临终前对他说,“做个好孩子”。

  “他最喜欢跟我讲,要对抗不道德的东西斯坦利这样描写他幻想中的父亲,“他说,经常'対抗不道德的东西,就能增强意志,因为意志像肌肉一样需要锻炼。我们需要增强意志,以抵制邪恶的欲望和下流的激情。意志是良心最好的盟友之一。”不足为奇的是,幻想中的父母给出的劝告,恰好符合斯坦利自己的修身养性观(他培养自己的意志力,是为了避免与真正的父母犯下同样的罪孽)。尽管威尔士济贫院的生活条件可以算得上奢侈,但是他11岁就已经故意让自己受苦受罪,以“锻炼意志”:

  我午夜起来,与邪恶的自我悄悄较劲,在同学睡得正香时,我在跪着,对那个知道一切的人讲心里话……我承诺放弃想要更多食物的愿望,我承诺无视肚子的饿和痛,我会把三餐中的一餐分给我的同胞;我应该把牛油布丁分一半给福克斯,他在受贪婪的折磨;如果我拥有的某样东西招人嫉妒,我会立即放弃这样东西。

  他发现,美德的培养很花时间。“与邪恶作斗争好像经常是徒劳的,然而,每个阶段都有无穷小的进步。性格变得越来越成熟。”他二十几岁就成了一名成功的战地记者,经常向朋友宣扬自律。一个朋友建议他度假,他用一句啰唆(且自大)的话婉拒朋友:“我只有用火车的速度才能活下去。”他给朋友写信说,他甚至没有能力享受假期,因为他觉得这样是浪费时间,会受良心折磨。什么都干扰不了他去实现目标:“我想一心做事、自我克制、不知疲倦,从而变成我自己的主人。”

  但是,到了非洲后,斯坦利也认识到了,任何人的意志都是有限度的。虽然他认为他在非洲的经历最终让他变强了,但是他也看到了非洲让不习惯其严酷和诱惑的人付出了代价。“没有类似经历的人很难理解我们超负荷的自我控制训练——每天15个小时,在我们这样的环境中。”他在描述穿过阴暗的伊图里森林时写道。首次了解到留守小队的一些残暴和掠夺事迹后,他在日记里说,大部分人错误地下结论说这些人“原本就是邪恶的”。他认识到了,大后方的文明人想象不到他的远征队自离开英格兰之后经历的变化:

  在家的时候,这些人没有理由展现他们天生的野蛮……他们突然被移植“非洲及其苦难里。他们被剥夺了肉、酒、面包、书籍、报纸和社交。热病抓住了他们,摧毁了他们的精神和身体。善良本性被焦虑磨没了,幸福快乐被苦役磨没了。兴高采烈让位给内心痛苦……直到他们在道德和身体上变成与在英国社会时完全想象不到的样子。

  斯坦利描述的就是经济学家兼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教授乔治•洛温斯坦(George Loewenstein)所说的“情绪温差”(hot-cold empathy gap):在理性、冷静的“低温”状态,体会不到在充满激情和欲望的“高温”状态有何表现。这些人在英格兰本土冷静地努力表现出符合道德的行为,想象不到自己在丛林中的行为会有多大的不同。情绪温差仍然是人们进行自我控制时最常面临的一个挑战,只是不如斯坦利探险队所面临的那样极端而已。一般人面临的情绪温差,比较像我们一个在加拿大公社长大的朋友观察到的那种。她是那个公社唯一的孩子,那个公社主要由理想主义的嬉皮士组成。这些嬉皮士的一个理想是,只消费最健康、最天然的食物。然而,她的母亲认为,孩子应'该不时吃吃超市的曲奇。为了买曲奇,她的母亲需要忍受很多说教(也有笑话),像糖有很多坏处、垃圾食物有很多危险、支持国际食品公司是不道德的。不管怎样,她的母亲还是坚持买曲奇,不过又面临另外一个问题:曲奇总是不见。深夜,分享了酒和大麻之类的天然物质后,公社居民的意志力耗尽了,对国际食品公司垃圾食品的反对比不上对奥利奥的渴望了。有些父母必须把曲奇藏起来,以防孩子偷吃;但是,这个母亲发现,她只能向孩子透露曲奇放在哪里。之所以必须把曲奇藏起来,是因为成年人遭遇了情绪温差。他们白天抨击垃圾食物,但是他们意识不到,一且累了、醉了,他们就多么渴望那些邪恶的曲奇。

  为未来制定行为规范时,你大都处于冷静状态,所以你作出不切实际的承诺。“不饿的时候,你真的容易同意节食。”洛温斯坦说。性没有被唤醒时,你真的容易禁欲,正如洛温斯坦和丹•艾瑞里发现的那样。他们向年轻异性恋男子询问一些私人问题,比方说,假设你受到一个女人的吸引,那个女人提议3P,你会答应吗?你可以想象自己与一个超过40岁的女人做爱吗?你是否曾经被一个12岁的女孩吸引?为了让一个女人与你做爱,你会骗她说爱她吗?她拒绝了,你会继续纠缠吗?你会把她灌醉或者给她下药,减轻她的抵抗吗?

  坐在实验室电脑面前回答问题时(明显的“冷”状态),那些男子认为自己非常不可能做其中任何一件事。然而,在实验的另外一部分,研究者让那些男子一边自慰(高度性唤醒状态)一边回答问题。在这个“热”状态,那些男子对每个问题的回答都是“非常有可能”。曾经看起来非常不可能的事情,现在看起来非常有可能。它不过是个实验,不过它说明蛮荒也很有可能让那些男子暴露本性。调高温度,不可想象的事情就意外地变成了可以想象的事情。

  我们说过意志力是人类最伟大的力量,不过最好不要所有情况都依靠意志力,而应把意志力省下来用于紧急情况。正如斯坦利发现的那样,一些心智技巧可以让你保存意志力,用于非用不可的情况。自相矛盾的是,这些技巧需要意志力来实施,但是长期看来,它们会让你在那些关键靠意志求生的情况下坚持得更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