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线

  当埃里克•克莱普顿在那个夏夜酒瘾复发,开车经过一个酒吧情不自禁地下车进去喝酒时,他被名为“双曲线贴现”(hyperbolic discounting)的东西毁了。解释这个概念,最准确的方式是用图表和双曲线,不过我们想用一个生动的比喻(混着一则古老的寓言)。

  这么想吧,那个周六晚上的埃里克•克莱普顿是一个忏悔的罪人,正在通往救赎的路上,就像17世纪的寓言《天路历程》[Pilgrim’s Progress)中的主角。假设他也在走向一座圣城。走在空旷的乡间,他可以看见远方圣城的金色尖顶i盯着那个目标,他一直向前走着。这个晚上,他看向前方,注意到一个酒吧。酒吧的位置很讨巧,就在马路拐弯处,直面旅客。从这个距离看来,酒吧像座小楼,背景里的金色尖顶依然较大。但是,随着朝圣者埃里克走近酒吧,酒吧显得越来越大;当他到达酒吧,酒吧已完全挡住了他的视野。他不再能看到远方的金色尖顶。突然,圣城显得远远不如这座小楼重要。就这样,随着朝圣者踏上酒吧的地板,他的步伐终止了。

  那就是双曲线贴现的结果:当诱惑还很遥远,我们可以忽略诱惑;但是,当诱惑就在眼前,我们就会头脑发昏,忘掉长远目标。还记得前面多次提过的那个让被试者在即时小奖励和未来大奖励之间选择的方法吗?著名精神病学家兼行为经济学家乔治•安斯利(George Ainslie)和退伍军人事务部(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把这个方法加以改造用于实验,弄清了双曲线贴现的机制。例如,如果你赢了彩票,可以选择6年后获得100美元或者9年后获得200美元,你会怎么选择?大部分人会选择200美元。但是,如果选项变成今天获得100美元或者3年后获得200美元,你会怎么选择?如果是理性折现,那么人们会再次应用同样的逻辑得到同样的结论,即为多得100美元多等3年是值得的。但是,实际上,大部分人这次选择了今天获得100美元。立即兑现这一诱惑强烈扭曲了我们的判断,所以我们非理性地贬低未来奖励的价值。安斯利发现,随着我们距离短期诱惑越来越近,我们折现未来的倾向沿着双曲线滑动;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个缺点叫做双曲线贴现。随着你贬低未来的价值(像佛蒙特州那些只能想到未来1小时之内的海洛因成瘾者一样),你就不再在意是否宿醉到明天,不再在意余生都不碰酒的誓言。现在,与在酒吧及时行乐相比,那些未来收益显得微不足道。停下来喝一杯有什么坏处呢?

  当然,对很多人来说,停下来喝一杯是没坏处的,就像有些人(不是很多人)可以在一次派对上享受一根香烟、接下来几个月再不抽烟一样。但是,如果你是那种一喝起来或一抽起来就控制不了自己的人,那么你不能把那杯酒或那根烟看做孤立事件。你一杯酒都不能喝,即使是在朋友的婚礼上,因为破例喝了第一杯,就会破例喝第二杯,长期下去,你是戒不了酒的。对我们的朝圣者来说,那意味着,如果急急走进乡村酒吧喝上一杯,他就会喝上一杯又一杯,也许就永远走不到圣城。所以,在马路带他太过靠近酒吧并扭曲他的判断以前,他需要有所防备。

  最简单的策略也许是,回避酒吧。知道不远处有个酒吧后,他可以绕道而行。但是,他如何能确保自己始终如一地遵守那个策略呢?假设,准备绕过酒吧时,他记起来了,沿着马路继续朝前走,在下个城市,不得f经过一个酒馆。那家酒馆就在一座桥的旁边,这座桥是他走向圣城的必经芝桥。他担心,明天晚上到达那个酒馆时,他会屈服于喝酒的诱惑。怀疑自己也许实现不了头脑清醒地走过漫漫长路到达圣城的梦想,朝圣者埃里克开始与自己讨价还价“如果无论如何我明天都会醉,那么现在停下来喝一杯又有什么区别呢?及时行乐!干杯!”想要今晚抵制住喝酒的诱惑,他需要相信自己明天不会屈服于喝酒的诱惑。

  他需要“明线”(brightlines)的帮助,这个词语是安斯利从律师那里借鉴来的。明线规则,是明确、清晰、简单的规则。越过明线时,你一定会注意到自己越过了明线。如果你答应自己“适量”饮酒或抽烟,那不是一条明线。它是一条模糊的边界,没有明确指出你在哪个点从“适量”变成了“过量”。边界那么模糊,而你的大脑又那么擅长忽视你的小错,结果,你也许会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越界太远。所以,你无法确信你总在遵守适度饮酒的规则。相反,零容忍是一条明线:完全戒除,任何时候都没例外。它并非适用于所有自我控制问题——节食者不可能一点食物都不吃,但是它在很多情况下行得通。一旦你承诺遵守一条明线规则,那么你的“现在自我”就会相信你的“未来自我”也会遵守它。如果你相信规则是神圣的——上帝定下的戒律,超能量立下的一条不容置疑的规矩——那么它会变成一条特别明显的明线。你更有理由期望你的“未来自我”尊重它,这样你的信念就变成了一种自我控制:一个自我实现的命令。我认为我不会做,因此我不做。

  在黑泽尔登,埃里克•克莱普顿突然发现了那条明线;儿子去世后不久,他主持了一次AA集会,再次领教到它的力量。他与其他成员谈论12步康复法中的第3步,即“把你的意志交给超能量照顾”。他还告诉他们,他在哈塞登一跪下来祈求上帝,他的喝酒强迫症就立即消失了。他告诉他们,自那以后,他从未怀疑他戒酒的意志,哪怕是在他儿子去世的那一天。集会过后,一个女人找到他。

  “你刚刚拿走我喝酒的最后一个借口,”她告诉他,“我总在心里一个小小的角落保存着那个借口:要是我的孩子发生什么事,我就有理由喝醉。你让我看到了,那不对。”听她这么说,克莱普顿马上意识到,他找到了纪念儿子的最佳方式。不管你把他送给她的礼物叫成什么——社会支持、信仰上帝、相信超能量、明线,那个礼物都让她有了挽救自己的意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