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尊到自恋

  评审小组中的心理学家,包括鲍迈斯特,首先搜罗了几千项研究,然后从中寻找水平较髙的,最后找到了几百个,包括一项跟踪高中生几年以了解自尊与成绩之关系的研究。是的,自尊较髙的学生,成绩确实较好。但是,谁是因谁是果?是高自尊导致了好成绩,还是好成绩导致了高自尊?结果发现,十年级的成绩可以预测十二年级的自尊,但是十年级的自尊不能预测十二年级的成绩。因此,似乎是成绩是因、自尊是果。

  在另外一项认真控制的研究中,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的唐纳德•福赛思(Donald Forsyth)想提高所授心理学课上某些学生的自尊。他把期中考试成绩为C或更差的学生随机分为两组,毎周给其中一组人提高自尊的讯息,给另外一组人中性讯息。按道理,每周一次的鼓励应该有助于提高学生的自尊,但是无助于提高学生的成绩。结果,恰恰相反。得到鼓励的那组人,期末考试成绩不仅比对照组差,而且比自己的期中考试成绩差。他们的平均分从59降到了39——从差一点就及格变成差得无可救药。

  还有证据表明,全美学生的自尊提高了但成绩下降了。他们做得更差了,感觉却更好了。在自己的研究中,鲍迈斯特为其观察到的一个现象迷惑不解。他观察到.'有些人,像职业杀手和系列强奸犯,事情做得真的很糟,自尊却髙得惊人。、

  回顾了科学文献后,评审小组下结论说,现代人普遍自尊不低,至少在美国、加拿大、西欧是如此(不太了解其他国家,比方说缅甸的情况)。大多数人的自我感觉已经相当良好。尤其是,孩子刚开始都有着非常积极的自我形象。鲍迈斯特家里的趣事,也说明了这一点。他家曾经发生过这样的对话:

  女儿(4岁):我什么都知道。

  母亲:不,亲爱的,你不是什么都知道。

  女儿:不,我是什么都知道。

  母亲:你不知道36的平方根。女儿(连眼睛都没眨):所有真的很大的数字,我都保密。

  母亲:它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它只是6。

  女儿:我早知道。

  这段话中,父母并没想提高孩子的自尊。

  评审小组还下结论说,高自尊一般并没让人变得更有效率,也并没让人变得更好相处。高自尊的人认为自己比其他人更受欢迎、更有魅力、更会社交,但是客观研究并没发现支持证据。他们的高自尊一般并没让他们在学校或工作中表现更好,也没帮他们远离香烟、酒精、毒品或过早的性行为。尽管低自尊也许与毒品成瘾、青少年怀孕之类的问题有关联,但是那并非意味着低自尊引起了这些问题。情况恰好相反:才16岁,就怀孕了且海洛因上了瘾,你的自我感觉还能有多好?

  根据评审小组的说法,高自尊似乎只有两个证据确凿的好处。第一,它提高主动性,这很有可能是因为它增强自信。高自尊的人更愿意按自己的信念行动、为自己的信念抗争、接近他人、冒险创新。(不幸的是,这还包括更愿意做愚蠢或有害的事情,即使别人都劝他们别去做。)第二,它让人感觉良好。高自尊就像一家积极情绪的银行,可以提供一般幸福感,当你需要补充自信来应对不幸、赶走抑郁或者从失败中恢复过来,你就可以使用这家银行。这也许有利于某些职业的从业者,像销售员,能让他们从频繁遭拒中恢复过来,但是这种坚持是优点也是缺点。它会让人不理会别人明智的建议,固执地在没有希望的事情上不断浪费金钱和时间。

  总的看来,高自尊的收益落在本人头上,成本却摊在别人头上,高自尊的人一般傲慢、自负,这些都让别人不好受。最坏的情况下,自尊变成自恋,即固执地相信自己的优越性。自恋者自以为很了不起,而且沉溺于这种夸大的自我形象之中。他们特别渴望得到别人的赞美(但并不是特别渴望被别人喜欢——他们要的是奉承)。他们期望得到特殊对待,受批评时容易恼羞成怒。心理学家德尔罗伊•保卢斯(Delroy Paulhus)让一组人相互评价,结果发现,自恋者似乎是最受欢迎的人,但是仅限于最初的几次见面。几个月后,他们通常变成了最不受欢迎的人。上帝賜给世人的这一礼物,可能很难让人忍受。

  根据心理学研究的大多数测评方式,最近几十年人们的自恋水平似乎上升了很多,特别是年轻美国人的自恋水平。大学教授经常抱怨说,现在的学生觉得有权不好好学习就得到好成绩;雇主报告说,很多年轻员工希望不努力工作就迅速晋升到最高层。自恋水平上升的趋势,在过去30年间的歌词里表现得更为明显。内森•德瓦尔(Nathan DeWall)领导的一个研究团队作了一项研究,发现第一人称“我”在热播歌曲中越来越常见。惠特尼•休斯顿的《至高无上的爱》被里弗斯•科莫(Rivers Cuomo)之类的音乐家演绎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Wetzer乐队的领唱——科莫,2008年写了一首《史上最伟大的男人》(TheGreatest Man That EverLived),一经演唱大受欢迎。这些歌曲都无一例外地展现了人们内心强烈的自我意识。

  自恋水平广泛提高的人群,是自尊运动教养出来的问题儿童,而且这种状况短期之内几乎无望改变,因为自尊运动会继续下去,尽管有证据表明它并没有让孩子变得更成功、更诚实,甚至并没让孩子变成更好的公民。太多学生、家长和教育者仍然着迷于自尊理论轻易许下的承诺。就像弗吉尼亚联邦大学教授福赛思班上的学生一样,事情不顺时,高自尊的人往往觉得自己不该被打扰。如果别人理解不了他们为什么变得那么恐怖,那是别人的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网站地图

每天,悦心理网和大家一起分享精品心理学书籍在线阅读。备案号:鄂ICP备14009956号-2

本站内容均转载自网络,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QQ:1989592798,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