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的力量》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理学书籍

选择的力量

那些的确想受苦的人又是怎样的呢?我有一个朋友经常遭受其伴侣的虐待,并且她之前的伴侣也是这样对她的。她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男人,为什么她不从这种情况中摆脱出来?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要选择痛苦?

由于受到过去思维的制约,大脑通常会努力再创造它所记得的和熟悉的东西。

我知道“选择”这个词是新时代最喜欢用的词,但是在这种情况中它的意思就不完全准确了。认为某人在他或她的生活中“选择”一种不正常的关系或一种消极的生活状况,这种观点具有误导性。选择意味着意识——高程度的意识。没有它,你就不会有选择。当你从思维和条件反应模式中解放出来时,选择就开始了。在你达到这种阶段之前,你是无意识的。从灵性的角度来说,这意味着你被迫根据思维的制约模式去思考、去感觉、去采取行动。“宽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所做的事。”这与智力没有关系。我遇到过许多高智商的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们完全没有意识,也就是说他们完全被他们的思维所控制。事实上,如果智力和知识的增长与相应的意识增长不协调,不幸和灾难的爆发潜力是巨大的。

你的朋友陷入一种受虐待的爱情关系之中,并且不是第一次了,为什么?因为没有选择。由于受到过去思维的制约,大脑通常会努力再创造它所记得的和熟悉的东西——即使那些让你痛苦,但是至少它们对你而言是熟悉的。大脑通常会附着于它记得的事情。不记得的事情是很危险的,因为大脑没法控制它。这就是大脑不喜欢和忽略当下时刻的原因。对当下时刻的觉知,在大脑和“过去–未来”的连续体中打开了一个裂口。除非通过这个裂口,否则没有任何新的、具有创造力的东西能进入这个世界。

没有人会选择失常、痛苦、冲突。没有人会选择疯狂。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因为你没有足够的意识来消除过去,没有足够的光亮来驱散黑暗。

所以,你的朋友被她的思维所控制,可能会重新创造一种从过去学来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中,亲密和虐待是密不可分的。另外,她可能根据孩童时期学来的模式采取行动,这个模式告诉她,她是没有价值并且应该受到惩罚的,也有可能是她大部分时间都通过痛苦之身在生活,而痛苦之身必须以痛苦为食。她的伴侣也有他自己的无意识的思维模式。这种模式正好和她的互补。当然,她的情况是自我创造的,但是创造这种情况的自我是谁呢?它就是来源于过去的心理——情绪模式。为什么它会创造一个自我呢?如果你告诉她,她已经选择了这种情况,你就是在加强她思维认同的力量。但是她的思维模式是她吗?是她的自我吗?她真正的身份是否来源于过去?请告诉你的朋友如何观察她思维和情绪背后的存在。告诉她有关痛苦之身和如何从中摆脱。教她内在身体觉察的艺术。向她示范临在的意义。只要她拥有当下的力量,她就会打破制约着她的过去,那她就会有一个选择。

没有人会选择失常、痛苦、冲突。没有人会选择疯狂。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因为你没有足够的意识来消除过去,没有足够的光亮来驱散黑暗。你没有完全地保持临在,你还未完全觉醒。同时,受制约的思维仍然在控制着你的生活。

只有拥有当下的力量,也就是你自己的力量,你才能真正地宽恕。

与此相似的是,如果你和多数人一样,与你的父母之间存在问题,如果你仍然怨恨你父母所做的或没做的事,那么你就会相信他们当时有个选择,他们可以采取不同的行动的。人们看起来好像是有选择的,但这其实是一个错觉。只要你的思维及其受制约的模式控制着你的生活,你还会有什么选择?没有。你甚至不在当下时刻。你思维认同的状态严重失常。这是一种病态的疯狂。几乎每一个人都遭受着这种疾病带来的痛苦,只是程度不一样罢了。当你认识到这一点时,你就不会有任何怨恨了。你怎么能去怨恨别人的疾病呢?唯一合适的反应就是慈悲。

所以,这就是说没有人应该为他们所做的事情负责?我不喜欢这个观点。

如果你被你的思维所控制,尽管你没有选择,你仍然会遭受着无意识带来的痛苦,并且你还会创造更多的痛苦。你将会忍受着恐惧、冲突、问题和痛苦带来的负担。这样,痛苦最终会迫使你脱离这种无意识的状态。

我认为,你说的选择对于宽恕也适用。在你宽恕之前,你需要变得完全有意识,并臣服。

两千年前人们就开始使用“宽恕”这个词,但是人们对它的理解却很有限。如果你的自我感觉源于过去,你就不会真正地宽恕自己和别人。只有拥有当下的力量,也就是你自己的力量,你才能真正地宽恕。这会使过去变得失去力量,并且你还会深刻地认识到你曾经做过的事,或别人对你做的事,连你的本质所散发出来的最微弱的光都无法伤及。这样宽恕的整个概念就变得没有必要了。

我应该如何达到这种认识程度呢?

当你向事实臣服时,你就会全面地进入当下时刻,并且过去将不再有任何力量。这样,你就不再需要任何过去了。临在是关键,当下时刻是关键。

我如何知道我什么时候已经臣服了呢?

当你不再需要问问题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