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芬《遇见未知的自己》全文在线阅读

19.被负面情绪套牢

情绪的障碍

若菱又坐在小屋内,这一次却格外沉默。

她感觉这趟神奇之旅有点儿像坐云霄飞车,刚开始的时候很刺激、很兴奋,现在则陷入了低潮,甚至有点儿沉重的感觉。认识自己、了解我们个人的潜意识运作模式,深入探索我们自己的内心,这个旅程并不是全然欢愉的过程。

“你说得对!”老人肯定了若菱的想法。

若菱心里想:“我只是想想你就知道了,真厉害。”

“深入自己的内在,对很多人来说,就像是在《爱丽丝梦游仙境》的那个兔子洞中探险一样,下面的洞不知有多深,而且是全然的黑暗,你敢走多深呢?”老人间。

若菱无言以对。老人拍了拍手,转换一下室内的气氛,然后故意大动作地拿根棍子指着地上画的圆圈圈。若菱的情绪也被带动得高昂了起来。是呀,今天又要再进一圈了。

“情绪!”老人故意提高音量说,“现代每个人都在面对的难题!情绪问题是怎么来的呢?”

他又拿支粉笔在墙上画了起来。

首先他画了一个人形图,然后问若菱:“什么负面情绪最困扰你?”

若菱想想:“愤怒、悲伤、焦虑、恐惧……”

“等一下,等一下,一个一个来。”老人笑着说,“好,你的愤怒,当你感觉愤怒的时候,它是在你身体的哪个部位?”

若菱想想,跟志明吵架的时候,她的胃最不舒服。

“好,”老人边说边在人形图的胃部写上了“愤怒”;然后是“悲伤”,写在肺部的位置;“焦虑”,写在喉部……就这样一个一个地加上去,这个人形图上立刻有很多负面情绪的标记。

“这些情绪都是一种能量,尤其对孩子来说,一些天生的恐惧,所求不得的愤怒,希望落空的悲伤,都只是一种生命能量的自然流动而已,它会来,就一定会走。”老人叹口气,低声地说,“坏就坏在父母对这些孩子身上自然流动的能量的态度。”

接着,他用手指在若菱的前额轻轻地点了一下。

若菱这时候彷佛又进入了催眠状态,回到四岁那年,妈妈答应周末要来外婆家接她出去玩儿,她一早就守在窗外等候、等候,等到天黑了,妈妈都没有出现。小小的若菱站在窗外,一直哭一直哭。

外婆起初好言相劝:“别哭啦,妈妈可能有事不能来,下次她一定会来的。这样好了,外婆带你去买糖吃。别哭了,有什么好哭的嘛。不要再哭了,傻孩子,没什么好哭的,哭够了吧!”

若菱却愈哭愈不能停止,最后外婆失去了耐性,狠狠地打了她两棍子,才吓得她停止了哭泣。

“你的感觉如何?”老人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国度传来的。“我好伤心!我、我……我被抛弃了!”若菱找了很久才找到这个词来描述这个经验,“还有被欺骗了!呜……”若菱伤心不已,一直在哭泣。

老人等待若菱的悲伤逐渐平息,又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额头。这时若菱又回到小时候的另外一个场景,在妈妈住的地方。好不容易妈妈接她来住一天,却逼她早早上床睡觉,自己好和男朋友在客厅看电视。

若菱不习惯一个人睡觉,妈妈又不许她开灯。“哪有小孩睡觉要开着灯的!”妈妈一把就关了灯,留下若菱一个人在黑黢黢的屋子里。若菱吓得全身发抖,战战兢兢地打开房门,再次请求妈妈:“妈,我好害怕!”

“怕什么?”妈妈大吼,“都八岁了还怕一个人睡觉?你是怎么被养大的?一点儿胆子都没有,亏你还是我女儿!”

小小的若菱在黑暗中哭泣,把恐惧深深地压在心底,带着眼泪进入了梦乡。

“好了,回来吧!”老人轻柔地呼唤着若菱。

若菱从深沉的潜意识中逐渐苏醒,恍若隔世。

“所以,这些被否定、压抑的情绪,像你的悲伤和恐惧,就滞留在你的身体里,”老人又拿着不同颜色的粉笔,在那些身体上的情绪标记周围画上了框框,“像是被笼子锁住一般,卡在你的身体中。”

“这些能量有一个特别的名称,叫作‘痛苦之身’(Pain body)。”[1]

若菱看着老人画的图,不敢想象自己身上到底堆积了多少像这样痛苦的能量。毕竟,在她从小到大成长的过程中,从来没有人给她情绪上的支持和关怀。她有负面情绪的时候,大人不是想要帮助她立刻消除(买糖给你吃哦,别哭了/再买一颗给你就是了,别伤心/明天我带你出去玩儿,别气了),就是否定她的情绪(这有什么好哭/好气/好怕的),要不然就是打压(不准哭,再哭就揍你/不准发脾气,小孩子凭什么生气)。无论采取以上任何一种策略,她的情绪从来没有被认可、被接受过,所以,它们也从来没有离开过。

老人看着若菱的心路历程,理解地说:“所以将来你做母亲以后,要记得,在情绪上,要给孩子无限的支持和认同。”

若菱不解地抬头:“那不是会宠坏小孩吗?而且,我不会有小孩的。”若菱又难过地低下头。

老人笑笑,向她保证:“你会有小孩的,而这个教导我就留给我的助教来教你吧。”停顿了一下,老人继续说:“这个痛苦之身在我们的身体里面,是自成一家的一个能量场,有它自己的生命力。它以痛苦为食,如果你不喂养它想要的食物的话,它就会制造一些事端来产生它所需要的情绪来维生。”

若菱心想,怎么听起来如此熟悉。“哦!就是胜肽的需求嘛!”

“没错,它需要各种不同的胜肽来滋养它。”老人同意。“所以,对某种特定胜肽的需求,会造成我们对一些事物的自动反应,就像那部电影所说的,某条特定路线的神经网络都已经架构好了,所以遇到状况的时候,我们就会不假思索地自动做出反应。我们在众多信息、现象、状态中,过滤出能支持我们、产生我们需要的胜肽的信念和想法,然后深信不疑。”

若菱想:“那我最主要的胜肽需求是什么呢?”

老人定睛看着她:“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

[1] 痛苦之身(Pain body)在《新世界:灵性的觉醒》(南方出版社出版,2008年6月)第五章中有详细的解说。

一些天生的恐惧,所求不得的愤怒,希望落空的悲伤,都只是一种生命能量的自然流动而已,它会来,就一定会走

20.在谷底惊见阳光

情绪的体验

若菱按照地址去找老人的另外一个学生,就是老人口中的助教。

很奇怪,这次老人只给地址,没有电话。若菱到了西城区一个比较杂乱的地方,惊讶地发现,她要找的人是个面摊的老板娘。

老板娘正忙着煮面,若菱看看时间,下午两点多了,生意应该很快就会清淡,于是她坐在旁边等待。

“小姐,吃面吗?”老板娘热情地招呼她。

“嗯,哦……不,我是一个老人……”话还没说完,老板娘立刻放下手上的活儿,冲过来热切地问:“老人好吗?”

若菱有点儿被她的冲劲儿吓到了,不过还是礼貌地说:“他很好,让我问候你。”

“好、好!”老板娘笑开了,拉着若菱就进房间里面,“来坐,来坐!”

“你的面摊……”若菱担心她的生意没人照顾。

“没关系,”老板娘拉开嗓子叫道,“壮壮,帮我照顾一下!”

屋里面走出来一个瘦瘦小小的年轻人,看到若菱,有点儿害羞地点点头,乖巧地走到面摊上去接手。

“你的孩子好乖、好听话哦!”若菱称赞道。

“还不是老人帮忙教的。”老板娘又笑了,露出满口的黑牙。

招呼若菱坐定,老板娘还泡了茶,热心地款待着。

“老人告诉我,你有一个很棒的故事!”若菱开口问。

“哪有什么故事,不就是生活呗!我以前嫁的那个老公很不好,天天喝酒,喝了酒就打人,连我带小孩一起揍。”老板娘说起过去,好像在讲另外一个人。“我那个时候什么也不会,没有谋生能力,想带着孩子走,又怕养不活他,所以就想带着孩子去自杀!”

若菱听得心惊胆战,但是老板娘仍然若无其事地继续说下去:“后来碰到了老人,他特神,他问我,是不是有一个酗酒而且会打人的爸爸,还真是呢,我父亲就是跟我老公一样,我从小最怕听到他喝醉酒拖着脚步回家的声音,连我们家的狗都会躲起来呢!”

“老人帮助我看见,我是有点儿糊涂地把亲密关系的模式,都想成必须和我爸爸的那种模式一样的。以为我生命中的男人和我的关系就是那个样了,所以我才会无意识地找到和我爸爸一样的老公。而且,我小时候很想救我爸爸,可是无能为力,所以长大以后,就会找一个和他一样的男人来拯救!”

老板娘虽然没读过多少书,可是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潜意识里的人生模式说得很透彻。

“然后,他叫我去找一个他的学生,她的遭遇和我一样。不过人家是大学毕业生呢,老公还是大学的教授哦!可一生气还是不分青红皂白地谁都揍。她告诉我,我们这种从小就受虐待的人,身体都会习惯要一种化学的东西,叫什么……”

“胜肽。”若菱帮腔。

“对啦,胜肽,就像吸毒的人要吗啡一样,很可怕呢!”老板娘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那胜肽的这种毒瘾怎么样可以消除呢?”若菱迫不及待地问到重点。

“嗯,那个大学生是说什么去修行,打坐、念经,或是祷告、唱诗歌。可是我又没有宗教信仰,不想搞那些。她又说什么去练瑜伽,上什么工作坊、心理课程啦。听起来是很好,可是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和钱?我准备要离婚,然后自己一个人养孩子,根本没办法去做那些!”

“那怎么办?”若菱都为她着急。

“老人说,去做那些是很好,很快就会见效,但是他教了我一些不花钱就可以达到同样效果的方法,我试了以后,果然对我很有效。”老板娘骄傲地说。

若菱挺直了身体,准备洗耳恭听。

“首先哦,老人要我写下来一段话,每天要念、要写——我看见我在寻求被虐待的痛苦感受,我全心地接纳这种感受,并且放下对它的需要。”

“这是什么意思?”若菱不太懂。

“我也不太清楚耶,老人说,我们会有这样的遭遇,是因为我们需要这样的遭遇而产生的情绪。也就是说,我们的遭遇是配合我们需要的那种情绪而产生的啦。这就是我们的一种模式、习性。比方说你常常有不被爱的感受的话,你就写:我看见我在寻求不被爱的痛苦感受,我全心地接纳这种感受,并且放下对它的需要。”

“看见它、接纳它,然后放下对它的需要?”若菱还是不太懂。

“老人说,这种东西哦,你越去排斥它,它越不走,而且还会更强呢!所以,看见了以后,就先接纳它,然后告诉自己,我不需要这种情绪了,我要放下对它的需要。他说这是说给潜意识听的!这样就把我们意识的5%扩大了啊!”老板娘用她仅有的知识努力地解释着。“所以要天天念、天天写啦!”

老板娘继续说:“老人还说,当那种熟悉又痛苦的情绪出来的时候,你可以试着问自己:‘我可不可以欢迎它?’”

“欢迎它?”若菱瞪大了眼。

“我们当然不能欢迎它啦!但是,当你这样问自己的时候,你就在你自己和你的情绪之间创造了一个空间,你会比较平静。即使答案是‘不行!’也没关系。”老板娘理解地笑,“接下来你还可以问自己:‘那我可不可以允许它存在?’然后你会看见,你允许不允许,它都存在了。可是当你回答‘我可以允许它存在’的时候,你的内在就有一股力量升起,你就不会那么害怕、排斥让你痛苦的情绪了。”

凡是你抗拒的,都会持续

“啊!”若菱惊叹,“真是妙!”

“老人还教我要宽恕,宽恕我那个酒鬼老公。”老板娘说。

“可是怎么能够宽恕呢?”若菱问,“不是说你想宽恕就可以宽恕的呀!”[1]

“老人告诉我,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有不同的功课要学,我的前夫只是来帮助我,给我功课做而已。你看,”老板娘指指周围,“我现在自己赚钱养孩子,日子过得很快乐、很充实,都是我前夫帮的忙啊!我怎么还会恨他!”

若菱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知如何接腔。

“不过老人也说啦,我书读得不多,心思比较单纯,所以很容易接受这些方法。有些人哦,书读得太多,想得太多,反而放不下,那种人就要去修炼了,用各式各样的灵修方法,要走很多冤枉路,才能稍微放下。”

若菱看时间差不多了,赶紧提出另一个重要问题:“对孩子的情绪全力地支持和认同,不会宠坏孩子吗?”

“不会啦,”老板娘又不好意思地笑了,“情绪的支持和认同,只是去接纳孩子的情绪,不去阻止或是否定,但行为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老板娘想了想说:“比如说,小孩子在吃晚饭前要吃糖,你不给他,他生气地在地上打滚儿。这时候,你把他抱起来,告诉他‘我知道你很想吃糖,那个糖真的很好吃,妈妈也想吃,但是现在要吃饭了,吃完饭后,妈妈和你一起吃’。孩子如果还继续哭闹,你可以说:‘哦,我知道你吃不到糖好生气、好伤心哦,我让你摸摸它,跟它拉个钩钩,说好吃完饭就吃它,好不好?’这样孩子的情绪可以充分地被理解,而且他也可以自由地发泄情绪啦。”

老板娘讲得眉飞色舞,讲话声调也有高有低,活脱儿就是个演活市井小民(就是她自己)的演员。若菱觉得她摆摊卖面实在太可惜了!

老板娘看看若菱,又说:“老人说情绪就是一种能量啦,会来也会走,大人不要干涉,要让孩子自己学会怎么去处理自己的情绪,我们要做的,就是给孩子无限的爱和支持,让我们学会和自己的负面情绪共处。如果你用转移的方法来教孩子避开负面情绪的话,孩子长大以后就学会用替代品来逃避情绪,什么抽烟啦,吸毒啦,还有那些工作狂啦,很可怕呢!如果你去压抑孩子的情绪的话,那就更不好了呀!”

老板娘一席话听得若菱好不佩服,难怪穷乡僻壤之间也可以养出伟人,家庭教育真是重要!

————————————————————

[1] 更多资料请参考《宽恕就是爱》,印刷工业出版社出版,2011年7月。

21.摆荡于背叛、欺骗之间

情绪的爆发

午餐之后,若菱一走进办公室就觉得气氛有点儿不太对劲儿。若菱纳闷儿今天是什么日子,还是自己对能量太过敏感了?

过了一会儿,老板王力找她。若菱进了老板宽大的办公室,坐在他的正对面。

王力抬眼看了看若菱,说:“今年你的表现很好,业绩应该是第一名,但是销售部门老总心里另有所属,坚持陈玉梅的表现比你好。而且陈玉梅举出一些例子,说你惯于抢别人的功劳,据为己有。”

王力看着惊呆了的若菱,无奈地说:“虽然是我的部门,但销售部门的回馈也是业绩考核的重点之一,老总最后还是决定把第一名给了陈玉梅。”

若菱此时气得全身发抖,说不出话来,心想:“亏我跟她还算是好朋友!”

“我知道你的努力和成绩,今年就暂时委屈你了。”王力站起来,拍了拍若菱的肩膀。若菱点点头,全身虚弱无力地回到办公桌前。

隔壁的玉梅若无其事地敲打着计算机键盘,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若菱实在气不过,不禁寒着脸问:“你为什么诬陷我?”

玉梅惊讶地抬起头,“没有呀?什么事啊?”

“你为什么说我爱抢别人的功劳?我什么时候这样了?”若菱忍住激动,冷冷地质问她。

“没有啊,你听谁说的?”玉梅一脸的无辜。

别装蒜了!若菱心里恨恨的,再也忍受不住了,收了包包就往外走,心想这份工作不要也罢,人心实在太可怕又太可悲了!

走在车水马龙的街头,顶着冬日的太阳,若菱真不习惯在这样平常的日子里,还是大白天的,就走在路上无所事事。

“可见得我多么与自己的工作认同了!”若菱觉察到。

真的,工作是若菱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一部分,如今遭受这样的打击,对她来说真是痛苦。不过真正让若菱伤心的还是玉梅的行为,让她有种锥心刺骨的被背叛、被欺骗的感觉。

逛了大半圈儿,一看手表才下午三点多,真的没地方去了。“回家吧!”若菱突然很想好好休息一下。

到了小区的大门口,若菱突然有种直觉,停下了脚步,探头一看,结果看到了她从未料想过的一幕。

志明和一名长发女子在小区的园子里,朝若菱的方向走来。若菱一惊,赶紧退到旁边的树丛里。

若菱观察着他们的举动,直觉告诉她,志明和女子有说有笑的样子,关系绝不单纯。若菱已经震惊到不知如何反应。

“希望……希望他们只是普通朋友!”她宽慰着自己,魂不守舍地踏进了小区的大门。

管理员伯伯看到她,有点儿惊讶地问:“若菱啊,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若菱忍不住问:“他常常带那个女的来这里吗?”

管理员伯伯假装没听到。半晌,他回过头来,以怜悯的眼光看着若菱:“俺不知道,那是你们小两口的事,别问俺!”

若菱的心碎了,这样的回答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她简直已经无力再说任何一句话。勉强撑着身体回到家中,她刻意到主卧、客卧、书房转一转,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真是惯犯了,手脚干净利落!”她颓然倒在沙发里,筋疲力尽,哭也哭不出来。

半梦半醒之间,仿佛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好像在美国读书时住的地方整理车库,有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若菱觉得放在车库太碍事,没有多想,就将它放在车库门口的马路边上。一会儿有个人来把自行车推走了,若菱急急忙忙地在后面追,质问他为什么推走她的车。那人说:“是你不要的啊,我才推走的。”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梦!”若菱醒来后,揉揉眼睛,一时不知身在何方。直到看清楚自己身处在黑黢黢的家里,手表指针指着七点,这才想起来下午在办公室和家里发生的两件悲剧,一时间,若菱恨不得当场死去,免得面对这些锥心之痛。

“这是我的胜肽吗?”若菱自问。一天之内遭逢两个严重打击,让若菱真的觉得生不如死。怎么会这么巧呢?两件事同时发生,而且若菱的感觉都是:被背叛、被欺骗。现在写“我看见我在寻求被背叛和被欺骗的痛苦感受,我全心地接纳这种感受,并且放下对它的需要”还来得及吗?我又怎么可能欢迎这种情绪呢?

这个模式是如何养成的呢?若菱想起小时候,妈妈常常给她这样的感受。每次答应她要带她出去玩儿,十次有八次落空,次次都有不同的借口。后来妈妈嫁人了,又生了妹妹,若菱觉得彻彻底底被背叛、被遗弃了。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终于让若菱放声大哭,哭得肝肠寸断,不能自已。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要这样对我?”若菱捶打着沙发,愤恨不已。

门响了,志明推门而入,看到满脸泪痕的若菱,吓了一跳!

“怎么了?”志明紧张地问。

他诧异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到家里,而且还哭得伤心极了。

“被炒鱿鱼了吗?”他语带关切地问。

若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真会演戏。”她心里冷笑道。

电视里、小说中,常常看到人家泼妇骂街,对变心的丈夫大吼大叫,但此刻的若菱失去了动力,连愤怒的能量都发不出来了。她低头继续饮泣,迟迟才蹦出一句:“她是谁?”

志明呆了好半天不说话。他的模式一向是避免冲突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更是不知如何应对,只是讪讪地说:“我的同事……”

若菱直视他的双眼,夫妻相对无言。

志明回避着若菱的目光,想要解释什么,但被若菱犀利的目光打碎了说谎的必要。

又过了好一会儿,若菱鼓起勇气问:“你想要怎么样?”

时间冻结住了。往常,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可以大动肝火,两人一言不合,若菱就离家出走。而现在,在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她却显得格外地冷静。

志明欲言又止了好几次,仿佛在经历激烈的思想斗争。

若菱挺起胸膛,淡然道:“说吧。”

志明终于拿出了最大的勇气,挤出来一句话:“我想离婚!”

若菱的最后一线希望像高空中的风筝一样,断了线,在无垠的天空中飘向远方,消失在云海之中。

我看见我在寻求被背叛和被欺骗的痛苦感受,我全心地接纳这种感受,并且放下对它的需要

22.是谁在伤口上撒盐

情绪的疗愈

若菱愁云惨雾地坐在老人的桌前,哭丧着脸,一切尽在不言中。

老人心疼地看着她,像看着一个跌倒的孩子,给予她情绪上的全面支持,但是希望她能借由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过了很久,若菱坚强地抬起头,看着老人,郑重地宣布:“好,我知道了,我的人生模式之一就是要去经历被背叛、被欺骗,因为我从小就在豢养这方面的胜肽。那又怎么样?”若菱开始声泪俱下,“我最好的朋友欺骗我,我的丈夫背叛我,我好痛啊!我活着干什么?不如死了干净!”

若菱甚至觉得不遇到老人就好了,至少她可以把所有的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完全无辜的牺牲者、受害者,全力地攻击别人。可是现在的她,不仅不能像一般怨妇那样地撒泼,反而还要努力冷静地分析自己潜意识的模式,真像做手术不打麻药一样。

然而若菱毕竟是一个弱女子,不是关云长,对眼前的痛,无法泰然处之。

“我能超越自己的情绪吗?我这么痛,有什么代价和收获吗?我会因此而成长吗?”若菱哽咽着问。

“受苦有两种,”老人平静地劝导,“一种是无知的、无明的受苦,就是任随潜意识的操控而受苦,同时在抱怨、抗拒那份痛苦。这样的受苦不能让你成长。”

若菱眼中含着泪水,在朦胧中看着老人。

“另外一种受苦是有觉知的受苦,当你感觉到撕裂般的痛楚、好像要爆炸似的愤怒,你不逃避、不抱怨,你全然地去经历它。让这个压抑、隐藏多年的能量爆发出来,用不批判、不抗拒的态度,在全然的爱和接纳中去经历它。这样的受苦,是你走出人生模式、茁壮成长的契机。”

“那要怎么做呢?”若菱在绝望中抓住了一根稻草。

“你现在很气你的朋友和老公吗?”老人问。

“不只气,我恨他们!”若菱咬牙切齿。

“那么闭上你的眼睛,感受此刻的那个愤怒和怨恨。”老人命令她。

若菱依言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玉梅的假笑,还有志明和长发女子扬长而去的画面,她真的觉得自己好像要爆炸了。

“你愤怒的感觉,在身体的哪一个部位最强烈?”

“胃部。”若菱说着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老人拿了两个软的坐垫,放在若菱面前,告诉她:“全然地去感受你胃部的不舒服和愤怒,然后把这两个垫子当成你恨的人,你首先要做的,是尽量把怒气发泄出来。”

若菱迟疑了一下,老人抓住她的手,让它们重重地打在垫子上,帮助她启动。

若菱起初慢慢地、一下一下地用拳头去击打那两个垫子,后来怒气愈来愈旺,下手愈来愈重,变成疯狂的雨点般的捶打,嘴里还喊着:“我恨你,我恨你,你不要脸,你坏死了,我真的恨你,永远不会原谅你,一再地欺骗我……”若菱激动得一直捶打坐垫,泪如雨下,不能停止。

狂乱的发泄一阵之后,若菱突然发现,眼前出现的画面竟然是她的母亲,还有父亲。

“不要批判、不要抗拒,就是去接纳这个愤怒!让这种能量自然地流露出来,不要压抑!”老人从旁提醒。

若菱这才第一次觉察到,她有多恨她的亲生父母。“你们抛弃了我,不要我,让我变成没有人要的孩子,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接着一股强烈的悲伤从她的胸口喷涌而出,若菱的眼泪、鼻涕、口水一股脑儿地往外流,完全不受控制,若菱感觉自己已经接近疯狂的状态。

“不要想,只是去经历它。用爱去接纳你压抑了几十年的愤怒和悲伤。”老人再度提醒。

若菱再度投入那个疯狂、暴烈的情绪发泄中,把几十年的怒气、痛苦和悲伤,一股脑儿地倾泻出来。两个可怜的坐垫,被打得已经快破裂了,上面全是眼泪、鼻涕。

真的像是狂风暴雨过后一般,若菱披头散发,两眼浮肿,脸上的妆全糊了,现在走到街上,人家看了一定会退避三舍。

老人递给若菱一盒面纸,让她擦干脸上的泪痕。

“感觉怎么样?”老人问。

若菱吸了口气,胸口真的舒服多了,胃部的大石头也不在了。“好多了!”她如实回答。

老人又给了她一些喘息的时间,这才又开口:“压抑多年的情绪,就像是黑暗的能量。唯有带着爱的觉知之光,才能消融它们。”

“可是……”若菱迟疑着,“我明天还是要面对这一切,收拾这些残局呀!”

“是的,现在是你学习臣服的时候了。”老人严肃地说。[1]

“臣服?向他们臣服?”若菱挑高了眉毛,她想说:“没搞错吧!”可是硬生生地吞回去了。

“不是对人臣服,是对事情臣服,对本然(what is),就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臣服。”老人解释。

“可……可是……我怎么可能对玉梅做的事,和志明背叛我、要和我离婚这几件事臣服呢?”若菱还是不明白。

“这些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了,你除了臣服,还能做什么?”

“你的意思就是让我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做了,任人践踏我?”若菱还是牙尖嘴利,“那我心理能平衡吗?”

老人继续开导她:“你在情绪上,要先接纳已经发生的事。比方说,玉梅的陷害,你接受了,就是不去生气了,因为你再生气,都不能改变她背后插你刀子的事实。”

若菱无奈地叹了口气。

老人继续说道:“接下来,你的选择就是原谅她,继续与她为友,还是决定对她敬而远之。然后,对于可以改变的事,你还是可以尽力去做,力挽狂澜。但不论你的选择是什么,你都必须对她背后诬陷你的这件事臣服。”

“为什么?”若菱听见“臣服”这两个字就有气!

“因为事实最大,已经发生的事情是不能改变的。如果你不接受它,就好像拿头在撞一面墙壁,而希望能把它撞开。无济于事,徒劳无功呀!”老人摇头叹息。“我们人会受苦的最大原因,就是抗拒事实。”

“那我就让小人得逞啰?”若菱还是据理力争。

“你可以选择去跟老板和老总解释整个事由和情况,如果他们还是不能接受,你可以选择明年更加努力,让他们没有话说地必须把第一名给你,或是你觉得这不是一个可以让你公平竞争的环境,所以你可以挂冠求去。”老人鼓励她,“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不带负面情绪去做这些事,会比带着情绪去做好得多。”

“是,做这些后续事情的时候,如果有负面情绪的话,的确是无济于事的。”若菱终于承认,但还是有点儿愤愤然。

压抑多年的情绪,就像是黑暗的能量。唯有带着爱的觉知之光,才能消融它们

“好,”老人赞许,然后语重心长地说,“臣服的第一步,就是要先看到自己的抗拒,而且看到自己的抗拒是徒劳无功、无济于事的。生活现在给了你一个体验和成长的契机,你能够通过这个考验吗?”

“我一定可以做好!”若菱鼓起勇气,“生活留给我这样一个巨大的创伤,我不会继续在上面撒盐。我会努力让伤口好好愈合,使自己的情绪和心灵恢复健康。”

————————————————————

[1] “臣服”这个概念在《修炼当下的力量》(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2009年4月)这本书中有精彩的描述。

1 2 3 4 5 6 7 8 9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