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疗师卡伦·霍妮的主要思想和重要影响

  • A+
所属分类:心理学名人

卡伦·霍妮

Karen Horney

生于1885年,出生地:德意志帝国,普鲁士,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

卒于1952年,逝世地:纽约州,纽约市。

毕业于弗莱堡大学、哥廷根大学以及柏林大学。

心理治疗师卡伦·霍妮的主要思想和重要影响

  卡伦·霍妮的主要思想

与卡尔·荣格一样,卡伦·霍妮的姓氏发音也经常被人搞错(英文发音应为“Hor-nigh”),她将看似无法弥合的弗洛伊德理论和女性心理学弥合起来。她的主要关注点是“神经症”,且她在该领域的影响力一直延续至今。

“神经症”这一术语最基本的意思,就是情绪压力,通常以抑郁或者焦虑的形式存在。

按照今天的思维方式来看,这些症状其实与焦虑症更为匹配。霍妮将神经症视作普遍存在于人类中的一种情况,而不是单独个体对于特定的压力事件或者灾难性事件的反应。概言之,她认为神经症是无处不在的,它反映了我们为了应付日常生活所做的尝试。按照霍妮的观点,某些人能够非常适应社会生活,但是还有一些人在试图应对生活压力的过程中却形成了完全适应不良的特质。

霍妮提出了“基本焦虑”这一概念,它指的是孩子在一个令人恐惧的危险世界中,感知到自己极其无助并且十分孤独。假设孩子与父母的关系出现问题,这种焦虑感就会飙升。

霍妮提出的理论认为,家长管教的不一致性、家庭缺乏温暖,或者孩子的情感体验无人关心,都会威胁到亲子关系,而在此之后,孩子为了将这种焦虑感降到最低,就会形成各种防御机制。最终,这一模式会进入孩子的人格特质当中,并将导致更多永久特质形成。

上述理论又促使霍妮提出了十种“神经症需求”的假设。她将神经症需求归纳为三类:

那些使我们依从的需求(对爱和感情的需求,对伴侣的需求,对简化生活的需求);那些使我们离群的需求(对独立的需求,对完美的需求);以及那些令我们变得富有攻击性并且与他人对抗的需求(对权力的需求,对利用他人的需求,对声望的需求,以及对获得个人成就的需求)。只有当这些需求达到失衡的程度时,或者在日常生活中杂乱无章地以极端形式出现时,我们才称其为神经症需求。霍妮认为,绝大多数人都能够以健康的方式驾驭这些需求,同时降低我们的人际冲突。而且只要我们的家庭生活更加稳定、宽容、充满爱意和敬意,那么我们健康生活的概率就更高。另一方面,对于一个已经产生神经症需求的人而言,适应不良的行为将会导致更多适应不良的行为出现,并且进一步形成恶性循环(或者周期)。不止如此,霍妮还认为,健康的人能够正确地认识自己,而一个神经症个体的身份则分裂成为一个被鄙视的自我和理想化的自我。由于这两个自我概念之间存在鸿沟,所以导致焦虑和神经症永不停歇。

霍妮接纳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中的若干观点,其中就包括了无意识的重要性,但她对于过多地将研究精力放在生理性和性驱力上并不认同。她更感兴趣的是可能潜藏在弗洛伊德观察结果之下的社会角色与人际关系。譬如,她修订了弗洛伊德提出的俄狄浦斯情结的理论,删除了其中强调性欲的成分,将其视为对注意力的一种争夺。同理,她抛弃了弗洛伊德提出的阴茎嫉妒理论,并且表示任何与之相关的情感跟男性器官本身关系不大,而是与男性拥有相对于女性而言更多的权力和文化接受度有关。

霍妮是史上首位女性精神病专家之一,有论者认为,她在1946年出版的著作《你在考虑精神分析吗?》(Are You Considering Psychoanalysis?)是第一本自助书籍,也是第一本将心理干预介绍给非从业人士的出版物。

  卡伦·霍妮理论的重要影响

霍妮重新改造了精神分析理论,将关注点更多地放在亲子关系上,这对于后续“依恋”概念的探索研究是至关重要的。她的工作推动了后世亲子关系研究的突飞猛进,其中佼佼者包括约翰·鲍比(John Bowlby)和玛丽·爱因斯沃斯(Mary Ainsworth,在其“陌生情境”任务的研究中,将亲子依恋关系划分为四种类型,并以此闻名。详见本书159页)。霍妮通常被视作一名新弗洛伊德主义者,该学派对于经典的精神分析理论进行了合理修改和调整。

让我们进一步审视霍妮提出的神经症需求这一概念,看看对社会认可或者社会声望的需求。每一个人都需要某种程度的认可与表彰,这是人类本性的一部分。但是这种需求为什么在某些人身上变成神经症呢?

譬如说,在儿童阶段,你与其他人毫无差别——或者,更糟糕的一种情况是,你所拥有的特质丝毫不引人注意,你并不拥有的特质却倍加受人关注。你对自己的感觉并不特别良好,你所拥有的品质从未获得过他人的正面关注。或许,你的同学都有好身材,你却体重超标;或许,你的同学各科成绩都比较优秀,你却成绩欠佳。又或者,你朋友的父母结识了很多有趣的朋友,经常聚会,还时不时去旅游;而你自己的父母却每天在电视机前拿着薯片狼吞虎咽,导致你总是感觉自己的生活并不充实。

可能,你找到了对抗这种不适感的方法。有些孩子会让自己沉浸在艺术、音乐或者体育当中,或者他们结识了一群特别优秀的朋友,从而解救了自己。又或者,你可能和自己的父母之间建立起了分外牢固且充满关爱的关系,虽然他们在社会中远称不上精英阶层。

或许,你有幸遇到了一位极其负责的老师,帮助你找到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道路。假如你拥有了上述际遇,也许在你成年之后,最终将能够感到自己被人认可,感到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不会因为自己的缺点被人歧视。

但是,倘若你没有任何上述幸运的际遇,又将如何呢?在成长的过程中,你会越发感到自己受挫,越发用“缺乏社会威望”这一感知定义自己。纠缠于自己所缺乏的东西,这将占据你的人格特质,也导致你总是想方设法地让自己在中学受人欢迎。大学时期的你同时兼两份职,只为了多赚一点钱,然后将所有收入都用于购买最新的时尚商品上。你只跟那些受欢迎且排外的小圈子打交道,对那位从你四岁开始就已经结识的邻居则弃若敝履。你的行为甚至会变得比较急躁,只是为了让自己受到他人的关注。当你终于找到一份工作,开始自己生活时,你成为了一名不折不扣想方设法跻身上流社会之人,你四处攀亲带故,妄图提高个人身份,削尖脑袋想要加入最火热的俱乐部和最排外的聚会。你没法忍受自己对新出的品牌和时下的潮流一无所知,而且你的人际关系始终维持在十分表面并且浅薄的状态。你的社交媒体账号说出了你的潜意识:“快来看我!我很特别、受欢迎且是独一无二的!”

至此,我们已经清晰地明白了什么是神经症需求。它会定义你,并且完全占据你,使得你每天无法过上最健康的生活。它甚至会上升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持续性焦虑的程度。诚然,绝大多数人如果能跟名人聊一次天,或者领先所有人提前体验一款大肆宣传的产品,都会感到非常喜悦。但是,只有那些对于社会声望产生神经症需求的人,才会让“寻找这种喜悦”完全占据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