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有危险吗?催眠术的作用和副作用

  • A+
所属分类:催眠术

催眠有危险吗?催眠术的作用和副作用

认为催眠术有损于人的身心健康的观点是极其错误的;认为催眠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观点也同样是不正确的。稍有科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任何方法总是有利有弊,恰如一张纸总是有正反两面一样。科学地、恰当地使用催眠术,确实可以开发人的潜能,提高学习、记忆的效果,尤其是在短时间内能作为治愈若干心因性疾病以及治疗其他疾病的辅助手段。譬如,在外科手术以及分娩等手术中,有些病人不适宜使用化学麻醉剂。这时,就需借助于催眠术。此外,催眠暗示也可解除人们的精神紧张,加速创伤的愈合。至于像癔症、神经衰弱这样一些心理疾病,使用催眠术往往可收立竿见影之效。

当然,如果使用不当,甚至滥用,自然也会招致种种恶果。美国心理学家布恩和埃克斯特兰德指出,如果滥用催眠术可能是很危险的。危险来自下面两个主要因素:

(1)许多精神病患者期望催眠能奇迹般地治愈他们的病症。但由于催眠具有重组经验的能力,患者有可能在无意中被引入会使他们情况恶化的经验。

(2)有些没有受过严格、正规的心理学或医学教育的人,也可能很容易地学会这门技术,而且是出于想控制别人的愿望开始实施催眠。

上述两种情况都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二者的结合,更增加了这种危险性。所以,实施催眠术的人,不仅要具有高尚的道德,还要有足够的精神病学、内科学和心理学知识,经过完善的训练,才具备应用催眠术的资格。另外,催眠术的神奇性与戏剧性常使得某些患者主动要求进行这种治疗。但是,心理医生不能受患者所左右,决不能一味迁就患者,应该是在必须使用催眠术时,才适当、谨慎地使用这种治疗技术。

美国心理学家埃里克·伯恩认为,催眠还存在一种危险,即催眠医生消除病人的症状之后没有给予病人任何东西作为补偿。如果催眠医生未能为神经官能症患者(催眠术的主要适应证患者)找到愿望的替代物,可能在消除症状后患者更加衰弱,而不是增强,尽管在某些缺乏经验的医生看来也许是明显的好转。例如,特里斯医生在恢复了患者霍勒斯·沃尔克的发音能力之后,病人反而更加焦虑。影响霍勒斯说话的苦恼为另一个影响他整个人格的苦恼所取代,以致他的活动能力还不如治疗前。特里斯医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精神病学家,在帮助霍勒斯恢复了说话能力之后并不满足于这种“治愈”。他认识到最重要的治疗阶段还在后面,他必须想方设法解除引起症状的紧张。总之,如果我们只从病人那里取而不予,他便容易产生一个新的症状,情况会比以前更糟。当然,这种后患也不是不可能防止的,可以利用从催眠状态中或者从催眠治疗以后的会见中获得的信息,从中选择一个损害较少的方法来缓解病人的紧张。

心理治疗学家们还发现,在大多数以治疗各种身心疾病而进行的催眠施术中,患者的心理和生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受术者每每会有一些不适之感。或许是因为催眠师对受术者产生的变化缺乏生理上、心理上的周密考虑。简言之,有时只注重了心理上的问题,而忽视了可能随之而来的生理上的问题;有时只偏重于生理疾病症状的解除,而忽略了受术者心理上的波动以及情感上的变化。所有这些,都有可能导致催眠施术产生这样或那样的副作用。

譬如,为了使受术者在生理上产生变化,而采用直接暗示的方法来诱导受术者在生理上发生变化。这种暗示指导语可能使受术者在生理上产生某种积极的变化,但有可能会忽视暗示过程中所引起的心理状态或情感上的变化。同时,对人类其他复杂的心理问题也未能加以注意,而且于不知不觉之中将对方当成机器人,从而致使受术者的种种欲求和人格无法获得平衡。

再如,在催眠过程中,受术者有可能产生种种反应,其中有一些是消极的反应。人们看到,有时,受术者会有一种局促不安感,对催眠师产生敌意、不信赖、抗拒其暗示等行动,想使催眠师了解并承认他自己对待疾病所作出的努力,或是急切地渴望得到别人的帮助,或是强烈地拒绝他人所给予的帮助……如果催眠师在施术之前和施术过程中未能考虑这些因素的存在以及对催眠施术的影响,那就有可能引起受术者的不安、忧郁、神经质,以及其他一些生理上或心理上的不协调现象。

尤其是在受术者情绪不稳定的时候,一个无法接受对方情感,又缺乏协助对方行动的意念的催眠师,很容易忽视对方,而仅仅强调自身的权威性。这样的催眠师是一种独断专行、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而这正是催眠施术的大忌。具体说来,催眠师的专横、缺乏基本的移情能力以及所表现出的优越、支配和权威的态度,会加剧受术者的不安感,受术者会对催眠师产生怀疑和敌意,这种怀疑和敌意还可能转化为攻击性。这种攻击性主要表现为自我攻击,从而使受术者本来就紊乱了的心理世界更加紊乱,各种后遗症也就随之而生。

综上所述,为了解决生理上、心理上的若干问题而进行催眠施术时,必须是由既精通催眠术,又具有该问题专门知识和技能的人来进行。这两方面的知识和技能缺一不可。如果只会进行催眠施术而不具备专门知识,可能会酿成意外的危险;如果仅仅是各方面的专家,而催眠施术的技术不精,又缺乏心理学和心理治疗的知识,也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或者是无法将受术者导入催眠状态。所以,对于想使用催眠术为他人开发潜能、治疗疾病的各种专家、学者来说,首先必须精通催眠术,然后审慎地在自己所最为熟悉的领域内予以运用。那种毫无把握的盲目滥用,对受术者,对自己以及对催眠科学,都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都应该坚决予以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