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会呼吸,就能做冥想》全文在线阅读

100天冥想

想象一下:你现在正沿着一条花园小径散步,小径的另一端是缤纷斑斓的光源,它照耀到哪里,就给哪里带去温暖和营养。小径幽长,旁边是洋溢着生命活力的花园。这里宁静安全,放眼望去,是那么美丽。然而,如果你转过身,回头看一看来时走的路,你就无法直接感受到那道斑斓的光了 — 它现在在你的背后。就是这突然的位置改变,让你把眼前的世界投入到了阴影当中。现在你知道了,阴影只不过是光与黑暗的游戏。但是,在阴影中,真实的世界以及存在于你周围的自然之美都被隐藏了。就算你定睛去看突然出现的黑暗,也只能依赖想象了。在一个阴影的世界里,你可以“看”到一切,但无论是令人愉悦的还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都不是真实的存在 — 你“看”到的只不过是你的思想、恐惧以及信念的反应。从本质上来说,这只不过是你思想的投射。

当谈到我们身外的世界时,这个类比基本上也适用。当你抬头看外面的世界时,就是在转身,把脸从生命之源那里转开了。生命不会从外缘向中心展示,而只会从中心向外缘展示。因此,如果你一味地关注外在,就是将自己置于这样的一个位置 — 你所感知的一切都深深地被你自己的思想状态所影响,而真实的世界却被遮盖了。

冥想就是让你有意识地转个身,朝向另一方 — 内在的世界。你每天只用一小会儿时间,坐下来,闭上双眼,不再去管外面的世界,将注意力集中于内在的世界中,那里有你的核心自我,也就是能量之源的延伸,它始终存在。核心的自我就是一切创造火花的源头,你所知道的生命中的一切都源于此处。如果用盖房子来比喻,那么这里就是房子的地基。每个人都有核心的自我,尽管人们称呼它的方式各不相同:有人称之为灵魂,有人称之为精神,而我更喜欢用“核心的自我”来称呼它,因为这个称呼能更好地表述它,而且不带任何传统意义上的负面联想,这也是我喜欢用“万物源头”来代替“上帝”这个词的原因 — 尽管这两个词是可以相互替换的。

你的核心自我存在于纯粹的生命中,它超越所有的个体概念、所有的信念、所有个人的思想与肉体,甚至超越了时间。你可以想一想婴儿的意识,那是一种还没有形成偏见,没有对世界万物冠以标签,没有自我概念,没有野心,没有区分对错、大小、美丑、好坏、高矮等概念之前的意识状态。他们可能会很快形成一种微弱的自我意识,但还是要比多数的成年人更为自由,更能跟随自己的核心自我。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耶稣告诉他的信徒们必须要变得“像个小孩”的原因 — 他是为了让信徒们能够进天堂,这也是为什么小婴儿的眼睛闪烁着生命的光芒、笑声中饱含着生命的快乐的原因,更是为什么他们的哭声和眼泪会让成年人产生难以置信的痛苦的原因 — 当一个婴儿哭泣的时候,那声音就像是上帝在哭泣,我们几乎无法忍受这种哭泣。

我认为,构成生命的大多数内容,比如想法、个性特征、思想等,其实并非真正的生命,只不过是我们强加在核心自我 — 那个只有婴儿才听从的、赤裸裸的、最为本质的生命之源 — 身上的东西,其他一切都是另外的自我,也就是所谓的“虚假的自我”,它与我们的肉体以及外在的世界保持一致。构成你的远非这个自我。

想象一棵枝繁叶茂的阔叶树,它的树干、树枝和树根就像你的核心自我。一年年过去,它们并没有发生多少变化,而树的花朵会开放、叶子会成长,当秋天到来,它们枯黄、凋零,等到来年春天又被新萌发的花与叶取代。同样的,我们对地球上的生命变化已形成了固化的认识,总是太过于关注虚假自我和肉体存在的变化。当你通过冥想抵达内心深处时,你会试着去除那些外在的一切 — 哪怕只是暂时的,你会直接地、有意识地与你的核心自我接触。从本质上来说,你是从关注变化着的树叶,转而去直接感受树本身的生命完整性。

然而,刚开始转变并不容易,你需要花很多精力维持对于外在事物的关注 — 这种精力消耗非常大,会让我们感觉特别疲惫。到了晚上你躺下来的时候,可以让注意力自由自在地游走,你会朝着睡眠状态快速前进,这也是去向内在空间以及核心自我的一种无意识的短暂逗留。正是这种与核心自我的联系才使得睡眠变得如此重要,尽管这种联系并非有意识的,但无论是对于身体还是精神,睡眠依然具有康复作用,它能够给人带来焕然一新的感受。冥想也能够带你走进同样的内在领域,除非你冥想的时候完全清醒,完全能够意识到一切。

如何进行冥想

闭上双眼后,你能看到什么呢?可能以前你自己也做过很多次,紧闭双眼,感觉不到什么乐趣。很多人看到他们的内心世界一片黑暗,经常充斥着从内心深处传来的对话声。这种思想的流就是我在前文中所说的“思想的瀑布”。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条“思想的瀑布”,正是它把我们禁锢在头脑中的狭隘空间里,将我们等同于那个虚假的自我。当你的思想更加平和安静,你就能更容易地与核心自我联系在一起。

一开始,你可能会把冥想当作找到核心自我的一种方式;你也可能没想太多,只是出于缓解压力、改善健康状况或其他一些原因才对冥想感兴趣。不管基于哪种情况,你都会发现,冥想实践需要你和自己的思想作斗争,而实际上这也是大多数冥想技巧最需要关注的地方。很多冥想练习都告诉你要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简单的句子、一个字或者是一个意象上,总之是一个简单的“思想”,然后将其他一切都排除在脑海之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你的思想集中于某一个事物或者某一个行为上,同时尽力避免干扰性的思维模式,防止注意力被困之后从冥想中慢慢偏离出去。只有这么做,冥想者才能更好地感受存在于思想之间、“瀑布”之外的平和安静,并与内在空间进行联系。

有很多技巧能够帮助你到达这种境界,比如打坐。这是禅学的一种练习方式,它要求你注意自己的某种感觉,比如气体进入你的体内,又从你的体内出去。打坐练习可以和某种专门的注意力练习结合在一起,比如:当你吸进空气的同时轻轻数“1”(在心里默数就可以了);呼出空气时默默数“2”;然后吸入,数“3”;呼出,数“4”……如此这般进行下去。这种练习的目的就是让你通过数自己的呼吸,控制思想不从练习中溜走。只要你发现自己停止了数数,开始想别的,那就说明你轻轻地、但是非常确定地转移了思维方向,你要重新数数,从“1”开始。

这种形式的打坐和另一种非常受欢迎的冥想形式很接近 — 念经,只不过,念经不是数自己的呼吸,而是以某个字、某种声音,或者是某个小短句作为注意力的集中点,在冥想过程中,你可以将它大声念出,也可以在心中默念,这么做同样是为了将注意力集中在你念的经上,而非其他的想法上。念经的频率可以与你的呼吸频率合拍,就像在打坐中数数一样,也可以不与呼吸合拍。

这种方法对于机械化思维模式的人来说可能是不错的选择,但是对于有着强大想象力的人来说,就没有那么好了。对于后者来说,有指导的冥想或者视觉化的练习往往更合适一些。典型的视觉化练习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预先准备好的意象上,比如:想象自己正在海滩上冥想,试着感觉自己和大海融为一体,你也可以在心里塑造出神的意象,或者想象烛光、卵石、寺庙、花朵或者无形的光。此外,还有一些其他形式的冥想练习,其目的也是要你集中注意力于某种可视的东西,让其他的想法从大脑中经过,不打断你的注意力。

查克拉冥想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能量涡流中 — 通常认为,这种涡流是连接微妙的精神与粗野的肉体间的桥梁。查克拉冥想练习中有一种叫做“第三只眼冥想”,如果不亲自尝试,你会觉得理解起来非常困难,因为对这种练习的指导往往说得比较模糊,比如“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双眉之间”。

你或许已经看到了,多数冥想技巧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冥想者要集中注意力于一个词、一个句子、一个意象或者一种行为(比如数自己的呼吸次数或者是注意某种感觉)上,同时将其他一切想法排除在外。所有技巧在一定程度上都有效果,因为注意力转向内在世界实际上是非常自然的,你只要简单地尝试一下,或多或少都会有所成功。然而,技巧本身都是有局限性的,因为技巧只是让人将注意力集中于行为的形式上,对于那些阻止人们获得最大益处的精神障碍,它却无计可施。你给学生一句经文,让他们反复吟诵,并告诉他们要将注意力集中在经文上,这难免让人觉得异常困难,只会给他们增加挫败感。如果没有任何其他的精神训练相佐,结果就更是如此。

在这本书中,我给精神训练下了个定义 — 它是一种教义,用来帮助学生释放恐惧,让他们的思想达到一种平和的状态,而这正是深度冥想的关键点。你将会发现,本书中一百天的每日冥想不只是教会学习者冥想的技巧,更关注于帮助读者重新进行精神与思想的训练 — 用我喜欢的话来说,就是“重新设计你的瀑布”。

要冥想多久

好心的冥想指导者通常都会犯一个严重的错误:建议学生花过多的时间进行冥想。这个错误已经存在很久了,它反映了典型的美国式认知错误 — 越大越好,越多越有价值,超额就是成功。太长时间的冥想对于多数的初学者来说只会增加疲惫感,结果反而增加了他们冥想的阻力。其实冥想根本就不需要太多时间。任何人都可以闭上眼睛,花一个小时或者更长的时间进行思考,但这并不是冥想;相反,哪怕只是一瞬间的集中注意力,就足以让你与内心深处的自我相连。你离你的核心自我并不遥远,它是你的一部分 — 实际上,它才是你的真实存在,其他一切都只是临时的,就像天空中漂浮的云朵。

说来说去,每次需要冥想多久你才能和你的核心自我相连呢?答案是:不必太久,冥想真正需要的是纯粹的渴望与免于争斗的自由。这个问题我们稍后会讨论,

在进行冥想的过程中,你要铭记一点:冥想的质量远比冥想的时间和数量要重要得多。如果你想花更多的时间来做冥想练习,我不建议你一次持续过长时间,而是可以增加每一天的冥想次数。如果你计划每日冥想三十分钟,我觉得你不必一次三十分钟,而是分成三次十分钟 — 早晨一次、下午一次、傍晚一次,或者两次十五分钟。当然了,对于那些经验丰富的、坐多久都没问题的人来说,一次三十分钟也是可以的,甚至一次六十分钟也是合适的。但是,对于刚开始进行冥想练习的学生来说,一次五分钟至二十分钟就已经足够了。

如何选择坐姿

在决定冥想坐姿的时候,你的脑海里要有两个词:舒适、骄傲。虽然冥想有很多种特殊的坐姿,比如著名的莲花坐,也就是盘腿而坐,将两只脚的脚踝分别放在另一条大腿之上,但实际上,选择何种坐姿并不是那么重要,你只要记住这样几点就可以了:

1.舒适 这是第一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你选择的坐姿应该让你感觉舒适惬意。你可能喜欢坐在椅子上,或者床上、沙发上;可以盘腿而坐,也可以伸直双腿而坐,甚至盘腿席地而坐;你还可以使用枕头来调整位置,给身体提供支持及舒适感。

2.骄傲 不要躺下,这样会增加退缩感,这种感觉在冥想过程中可能会引发一些问题。你应该气宇轩昂地坐好,这种姿势可以让你充满活力,也能减少因懒散带来的不安之感。要让背部自然而然挺直,抬头挺胸,将双手放在膝盖或腿上,或者自然垂放。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 — 要放松。试着找找那种肌肉得到放松的感觉,让压力和紧张感都荡然无存,享受此刻短暂的平静 — 身体的平静和精神的平静。

除了参照这些指导以外,你在做冥想练习的时候要忘掉身体的存在。冥想其实是一种让注意力从肉体层面转移开来的训练,如果过于纠缠如何坐、如何放置身体的某一部分、手应该做什么等诸如此类的问题,这本身就是分心了。

将一些基本的技巧放在心里。对学习冥想最为有助的一种态度就是“非偏见的态度”,即不要去评判你建立在日常基础之上的行为,不管当时它看起来是好还是坏。冥想是一种扩张,但在整个过程中,你的意识会经历扩张与收缩的不同阶段。也就是说,你会感觉到冥想意识加深,然后又变窄。这个过程是很自然的,整个的方向总是慢慢拓宽的。有倒退的感觉只是暂时的,而且这种感觉很重要,进步与倒退的交替出现会产生一种月圆月亏的效应,它能从根本上提供一种对比 — 和核心自我达成一致与和核心自我失去联络的对比,这样你就会了解到哪个方向会带给你平静感,哪个方向会让你不舒服,然后你就会产生进一步深化冥想练习的动力。如果没有这些,冥想之旅很快就会停滞不前。

因此,不要评判。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将注意力集中于你每日的练习中,让冥想之旅自然而然地在面前铺开。

另外一种有益的态度就是:在开始冥想练习之前,往自己心里装满深深的崇敬感。不要只是“扑通”一声坐下,就开始练习,你应该在坐下之前稍微停顿一下,提醒自己将要做的事情很重要。你要试着超越自己的肉体,超越所有的意象与思想,甚至超越整个世界,直接到达自己的内心深处。你马上就要去寻找存在于你肉体中心、将你与生命源头相连的生命火花之源,你将去寻找这种意识体验,去触摸你的核心自我,哪怕只是一瞬间,也充满无法描述的力量。这种力量很强大,一旦你切实感觉到了,你的整个生命就会转向崭新的方向 — 朝向平静,朝向真正的力量,朝向最深层次的康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