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性学三论与爱情心理学》电子书百度网盘下载

性学三论与爱情心理学

本书是阐释弗洛伊德在人性与人类行为动机方面主要研究理论的扛鼎之作。在书中,弗洛伊德运用精神分析的研究方法,结合自己对病例的分析研究,在性的问题上得出了自己的一套系统学说。

第二版序

在我内心深处,我认为这本书里面有很多地方还不是很清楚,或者一些见解未见妥当,而最近5年内的研究新成果可能弥补这样或那样的缺憾,并且那样做很讨巧,对我来说也非常具有诱惑力,但有一点,那必将有损这本书的系统性和历史价值,所以我并不真正打算把我新近5年内的研究成果补充进去。此次重新出版,我只将原著稍加修饰,增添了几个注解,仅此而已。因为对一本著作再版,其最终意图是为了让大家更加关注和接受其中的新鲜论断和见解,出版更好更新的作品取代存在不完美和不足的旧有著作,而事实上,我更希望此书作为一本像文物一样的东西与读者见面,就是这样的。

弗洛伊德

第三版序

本书出版发行十多年来所产生的影响及读者们的接受理解水平,是我一直以来都很关注的事情。眼看第三版发行在即,我想趁此机会声明几点,目的在于消除一些读者的误解,或消除读者某些不可能满足的期待,以免影响阅读的接受心理。

第一点要说的是,书中所提到的论断百分之百是来源于我日常的医学观察,其中一部分以精神分析原理推导出的论断从科学角度来说是具有一定的理论水平和重要性的。毫无疑问,这本书不是一部“全面的性学理论”专著,性生活中的很多重要问题本书并没有涉及探讨,而读者作为受众,不要因为一些问题没有涉及,在此中找不到答案,就误认为作者对这些问题毫无概念,或认为作者觉得这些问题不重要而不去涉及。因为,本书只是以精神分析法为指导建立起的一个理论框架,所以,《性学三论》中不可能再包含其他无关的问题。

本书自始至终都是在精神分析法观察的基础之上选择材料和组织内容的。由此,在全书中,各种因素的顺序根据其重要性的不同来安排。在书中,它将先天性因素作为背景来看待,而给予了偶然因素较多的关注;同理,它对种族进化因素也只作为个体发展因素的背景来考量,而更加关注个体。因为,在心理分析当中,分析的主要是人的内在心理动力,偶然因素往往担负着关键性的作用,而先天性的体质条件必须经过激发之后才会有反应,所以它没有那么重要,并且,精神分析学所探讨的范围并不包括对体质因素进行的研究与分析。

与之相类似,个体发展史和种族进化史也有着相近的联系。种族进化的过程其实是一个个个体发展的累积和叠加,而它又不会只受一个个体经历的影响,某个个体的发展是种族进化过程的浓缩与独特呈现。总之,自古至今的经验的累积和个体新近经验的充实构成了种族进化的趋势,后者也就是多种偶然因素的综合。

本书完全以精神分析的研究结果为基础,同时尽可能地绕开各种生物学的发现和理论,这是本书和其他同类书相区别的地方。因为我只想通过精神分析的途径来研究人类的性功能,意图也只是单纯地想理清在关于人类性生活的生物学研究中,心理学到底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所以,在这过程当中,我总是极力避免触碰到一般的性生物学或者某些动物研究的观点。另外,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我在研究过程中,其实已经发现了二者有一定的关系,并且呈现出了一致性。同时,我对自己通过精神分析推导出来的理论和论断相当有自信,即使它与生物学存在分歧时,我也不会收回那些观点。在这一版中,尽管我增加了不少新东西,但我没有像以前那样特地标注出新加内容。因为,添加新材料是为了与现在的精神分析研究保持同步或者说探讨前沿,而不是强调区别,当然,本学科目前的研究进展还不是那么突飞猛进,研究进程仍然任重而道远。

弗洛伊德

第四版序

令人欣慰的现象是,战火的硝烟刚刚弥散殆尽,全球各地对精神分析的研究仍然生机勃勃,兴趣有增无减。可人们对这个理论各部分的认识还有失公允。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甚至连与我们观点相悖的人也开始关注和研究潜意识、压抑作用、导致病理的冲突、病态的影响、病症发生的机制等问题,这些都是精神分析学中的纯粹心理学的课题和研究现象。与之相反的是,本书中所含的关于这一理论涉及与生物学相交叉的部分,人们依然持反对态度,甚至日益强烈。极端表现为,那些原来的研究者曾经认为是其他的限制性因素对正常人和病人的心理活动起到作用,肯定精神分析学中的性因素,并对之十分热衷,抱有无限热情,可现在却放弃了此种观点,转而寻求其他途径。

寻求真理是进行心理分析研究的使命,所以,尽管如此,我并不认为精神分析的这一部分相较于其他部分就不切实际,是无凭无据的。通过我的积累和不断对研究内容的检查,我更加确信,这部分的理论和其他理论一样,是基于我小心翼翼和客观公允的观察基础之上的,因此,它们具有可靠坚实的事实基础。

人们之所以对我精神分析理论中的不同部分区别对待,或偏重这一点,或看轻那一点,或接受一部分,或反对另一部分,其中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要认识和追溯人类性生活的源头,研究者必须有专业的技术,同时需要高度的耐心去分析病人童年早期的生活,这与医学实践的迅速显效的要求是背道而驰的,唯有进行精神分析法的医生才有可能去了解这些知识,努力不让自己的偏见与主观好恶影响个人判断。假使人们早就知道并且有意识地直接观察儿童期,那么,这三篇申论也就无须在这里赘言了。

书中关于“性欲是人类取得一切成功的源泉,和性概念的扩张”部分,是造成精神分析学一开始就遭到了强烈反对的主要原因,对此,我们应该给予关注。因为,他们主要批评精神分析学的“泛性论”,甚至彻头彻尾地反驳它以性来解释一切问题,这都是喜欢喊口号、打旗帜的人所惯用的攻击方法。可是,我们对此不应该有任何惊奇和不解,因为,早在很多年之前我们就知道,情感因素可以混淆既有的事实,可以让人忘记一些东西。例如,哲学家叔本华早年就非常明确地指出了,人类活动总是要受到性冲动的影响。我认为,这在当时振聋发聩的论断至今也不至于销声匿迹、毫无说服力吧。

另外,关于性概念内涵、外延的扩展分歧,即在分析儿童及发生所称谓的性颠倒结果的不同意见,我想请大家想一想,精神分析学在对“性冲动”概念扩展之后,将之和伟大的哲学家柏拉图所称的“爱欲”相比,那么任何一个自以为是、轻视精神分析的人都会发现,二者的意义已经具有更多的一致性了。

弗洛伊德

写给福斯特的公开信——论儿童的性启蒙

[M.FURST是《医学与公共卫生》杂志的编辑,1903年,文章发表在该杂志第二期上。本文根据《弗洛伊德选集》(伦敦,弗拉德福出版社1946年第三版)第二卷翻译。]

亲爱的福斯特先生:

当您邀请我发表一下自己对儿童性启蒙问题的观点时,我相信您不希望看到我像现在有些人的学术论文那样,综合杂糅几篇相关论文,自己想当然地凭空捏造出一个观点来吧?我觉得您更希望得到一个专业医生通过临床实践并长期专门研究后,表述他自己的看法。我能感觉到,您十分关心我学术研究的每一个成果和进步,您不会像我周围的很多同事那样,因为我认为性生活中的某些纠结、“心理—性”是导致普遍性心理变态的重要因素,就以偏概全,全部否定而拒绝听取我的意见的。在《性学三论》中,我详细阐述了性本能的构成因素和性本能在完成性功能过程中遇到的种种干扰,我非常高兴地看到,今日贵刊对我的著作不惜溢美之词,给予了我极大的肯定与鼓励。

接下来,我想要解释这样几个问题。第一,能否让孩子了解一些关于性的实际情况,获取一些必要的关于性的基本常识?假如这种做法是可取的,那么,第二,我们应该在孩子多大的时候传授这种知识比较好?第三,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来跟孩子做这方面信息的沟通?在回答这三个问题之前,我想表达一下我个人的想法。我认为,得到后面两个问题的答案是十分需要和迫切的,可是,令我非常惊异的是,为什么第一个问题会非议众多,引起轩然大波?我在想,当今的我们为什么要对孩子们遮遮掩掩、避而不谈人类性生活的知识?这究竟有什么必要?难道是恐惧孩子们生理尚未成熟,一旦对这类问题产生极大兴趣就产生副作用?还是想利用隐瞒一件事情的真实面目——这原本是社会文明本来就允许的唯一的发泄方式,从而去阻碍孩子们性本能的发展,然后直到他们长大之后,自己慢慢发现这个事实?抑或我们大人认为,假使没有外界的影响和刺激,孩子自己永远不会主动去咨询、疑惑、探索和了解性生活的真实情况,给他们保留这像谜一样的事情?难道我们真的想让孩子们认为,只要是与性有关的都是低俗下流、难以启齿的东西?因此,家庭里的长辈和学校里的教育者都尽可能避免让孩子们接触到这些事情?我实在无法弄清,以上我的种种猜测,到底哪种是我们大人长期以来一直向孩子们讳言性生活实质的根本原因。我所能确认的是,上面的种种借口全部都是经不住推敲的,都是落后愚蠢的,我甚至我想说,假如我一本正经地逐一反驳它们,无疑是太看重它们了,那完全不值得我这样去做。

我曾经对莫尔塔都利(Multatuli)的一封信印象深刻,他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人类的探索者。其信中有过几句话,我认为是非常切合适宜用来回答上述问题的,他在信中这样阐述:

“我认为,一些事情真是太莫名其妙了。孩子的世界是纯洁无瑕的,要使他们保持这种纯洁的幻想是非常好的,可是纯洁和无知并不能画上等号。相反的是,例如,恋爱中,男孩对女孩隐瞒一件事情,这不会让两个人更加信任,反而会引起更多的猜忌和怀疑,因为好奇心会让我们更迫切地去了解一件事情的真相。可是,如果这件事广而告之,大家都知道,并且素若平常地交流,它就不能再引起人们想一探究竟的好奇与热情。大人想让孩子们对这件事一直处在无知当中,不闻不问,也许一些孩子会这样,但不可能永远是这样的。因为,孩子们之间总要交流沟通,读书也会触及这些,他们看到听到之后会下意识地去思考。家里长辈对这件事情的讳莫如深和不可触碰的态度,只能导致孩子们更迫切地去寻找答案。如果孩子自己通过非常隐秘的手段了解了事情的一小部分,他的兴奋将远远超过社会普及这种知识的兴奋度。由此,孩子世界中纯洁的幻想就会破灭。因为他的脑海里已经有了这种卑鄙可耻的事情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父母都还认为孩子们活在纯洁的童话世界里,不知道什么是罪过,可是孩子们已经外表纯洁、内心有罪了,这会是一个多么具有讽刺性的结果。”

关于是否可以让孩子们了解一些这方面知识的问题,我认为这段话分析得非常精辟。其实,我们还可以更细致地将之说透,关于性,大人也许因为心有所愧或者做贼心虚,所以总是对孩子们保持着一种讳莫如深的态度,认为这件事情神秘得不可触碰;可是,也有可能是由于别的原因,首先大人自己就对这件事情认识不正确,也需要及时更新知识和观念,改变态度。

大多数人认为,孩子们只有随着年龄渐渐长大,生殖器官逐渐发展成熟之后,才会有性的需求,而在他们幼年生理没有发育完全的情况下是没有性欲望的。其实,这种认识不论从理论上还是临床实践上都是极其错误的。要纠正这个错误,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和实验轻而易举地证明,人们如果真正了解到了这一问题的真相,那么就会深刻地意识到之前认识的错误。实际上,婴儿是带着性欲望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甚至在儿童早期就会出现,随一些性的感受和乳房发育而产生。我们可以这么说,绝大多数孩子在青春期之前,就有过某些种类的性行为和性经验。对此,我在《性学三论》中作了详尽论述,书中的具体内容,我在之前提过。通过阅读这本书,读者可以得到一个新的认识,即人的本性决定了,即使是在幼儿期,人也会对生殖器进行外界的刺激,同时,人的生殖器并不是人体中唯一能给我们带来快感的器官。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对各个不同的性感区进行刺激,都会带给人不同程度的性感和快乐。一些动物性的动作,如果有某些情感状态相伴随的兴奋,也可以产生性感的快乐。我对艾里斯曾经用“自我享受期”这样一个名词来形容这一时期的状态是非常赞同的。所谓的青春期,只是一个发育过程的时间段。在这期间,性感快乐主要来源于生殖器所产生的快感,它在所有性快感区域中处于上峰,由此强迫性行为服务于生育。这种性交行为在这时是受到抑制的,等到后来一些人变为性变态和患有神经症的患者,他们就只能不完全地进行这种行为了。其实,孩子们在青春期之前,就已经呈现出例如体贴、关心、嫉妒等有关爱情的大部分心理特征了,这些心理反应是和生理的性兴奋同步的,所以,关于性和爱情二者之间的关系,孩子们对其认识是非常确定的。简单说就是,孩子们的爱情早在青春期到来之前就成熟了,只是在青春期时他们的生育能力还没有成熟,后者要晚于前者罢了。由此可以确定的是,对性认识的神秘状态只能延缓他们理智上对这一行为的认识,可是,他们身心对这方面的感受是不会因为大人的延迟教育就停滞不前的。

其实,孩子们可能比我们大人想当然地认为应该了解这件事的时间要早很多,他们可能在我们大人认为还不应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从理智上想了解神秘的性生活了,并希望尽可能多地知道这方面的知识。我下面将要讲一个故事,一些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形的父母可能会懊悔,他们本应该更早地发现自己孩子在这方面的兴趣;或者他们如果没听过这个故事,当他们发现孩子有这种情形而不得不采取手段时,他们会错误地不择手段去压制孩子的兴趣,扼杀孩子的疑惑,这是非常不明智的。

我认识一个名叫赫尔伯特的小男孩,他现在十岁了,非常聪明可爱。他有非常开明和懂教育的父母,他父母从来不希望强迫或压制孩子的发展。有一段时间,赫尔伯特突然对自己身体的生殖器非常感兴趣,还取名为“小鸡”,他并未从周围的帮佣那里受到过任何的刺激或影响,对身体的认识完全是自然而然的。当他年仅三岁时,就问他妈妈:“妈妈,我有小鸡,那你也有吗?”他妈妈和蔼地回答:“是的啊,可是那又如何呢?”后来,赫尔伯特还不断问他父亲同样的问题。大概相隔不是特别久,他去一个牧场,他惊奇地发现工人们在给母牛挤奶,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形,他非常兴奋而且惊诧地说:“大家快看,小鸡嘴里流出了牛奶!”他说这句话时的口吻只是惊讶而没有别的含义。一个孩子在三岁到三岁九个月的时候,可以通过自己的观察而对事物进行分类判断,例如,他看到机车运水的过程时也惊异地说:“快看呀,水车也会撒尿,”他有点失望的是,“水车怎么没有小鸡就能撒尿呢?”他自己郑重其事地思考片刻之后总结:“狗狗、小马都有小鸡,桌子、椅子都没有小鸡。”近日,他某天看到父母给刚出生一周的小妹妹洗澡,他观察一番后发表定论:“妹妹的小鸡还小,等她长大之后小鸡就会长大了。”这之间,我也听到过与小赫尔伯特年龄相仿的小男孩对此问题的基本相同的认识。这里,需要特别说明一下,小赫尔伯特并非大人们所说的好色,甚至连思想不健康都不能算。我认为,由于他没有受到罪过感的灌输和压制,他还没有产生害怕心理,因此,无论他看到什么都会真实地表达出来,即使是关于性的问题和认识,他也毫不忌讳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我认为,凡是年龄稍微大一些的孩子都曾经探索并困惑于这样一个问题:“孩子是从哪里来的?”这也是一个经常萦绕在尚未成年的孩子脑海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这经常发生在他的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出生以后。因为他受到了冷落,他非常不喜欢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孩。一些对古老传说或者神话感兴趣的人,往往从斯芬克斯对俄狄浦斯提出的谜语中认识到这个问题,可幼儿园的老师们给孩子们的解释,经常会伤害孩子那种纯真无邪的探索精神,同时也让孩子们开始对父母产生怀疑,从此不再相信大人,于是,孩子们对成年人的信任感由此被打破。他们开始把关于性的问题放到心里,即使非常感兴趣也不再向成人咨询。这种好奇心会对孩子,尤其是年龄稍大的孩子产生什么样的痛苦折磨,我们可以从下面这封信中略知一二,这信是由一个十一岁零六个月的小姑娘写的。她和她的小妹妹同样对这个问题非常疑惑,万不得已,她写信给她的姨妈来求解:

“亲爱的玛尔姨妈,我写信是想咨询您一个问题,您的克丽丝和鲍尔是从哪里来的?我希望您能写信告诉我。您已经结婚是大人了,您肯定知道问题的答案,昨天,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可是没有结论,我们想知道事情的究竟。我们不知道该问谁,您什么时候有空儿再来萨尔斯堡?特露黛猜想小孩是被大鹳鸟用一件衬衣卷着叼来的,我和妹妹都无法想象鹳鸟能把小孩给叼来。我们还想知道,我们从未在池塘里看见过小孩,那鹳鸟怎么能从池塘把小孩叼上来?我们还想知道,在您有您的孩子之前,您是如何知道这些的?我们非常想知道。恳请您把这些告诉我们。一千次地吻您。

您好奇的外甥女:莉莉”

我相信,虽然这是一封非常诚恳的信,但她们姊妹两个并不会得到她们想要的答案,事实如我所料,一段时间之后,写这封信的小作者得了神经症,原因是由于这种无法回答的问题导致的无意识,产生了迷狂性的焦虑。

我觉得,我们没有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搪塞,甚至回绝孩子们渴望知道答案的疑惑。我甚至可以这样说,对孩子们在关于性的问题上进行欺骗,或者通过宗教手段实施恐吓,这是最有效扼杀孩子们独立思考问题能力的方法,教育者们由此可以达到他们社会公认的“良好行为”风尚的教育目的,可这种方法我实在不敢恭维。确实,那些有着坚强性格的人是能担负这种影响的,但他们将会背叛父母,对抗长辈的权威,从而会反抗一切权威。如果孩子们不能从父母长辈那里寻找到问题的答案,那么他们将背地里私底下不断思考和探索这个问题,或者寻找求解的途径。他们在私下相互传播关于这个问题的种种说法,毫无疑问,他们寻找到的结果必定掺杂着对实际的揣测和凭空想象的荒诞不经的幻想。因为孩子们自己探索的这种犯罪心理,极易导致他们把所有与性有关系的东西或事情都看成是恐怖的或者下流的。将这些孩子关于性的见解收集和验证是必要的,在有过这种经验之后,孩子们就会失去对性问题的正确认识,从而导致在今后将很难形成正确的态度,大多数人都是如此。

由此说来,不论男女,绝大多数学者是赞同对孩子进行性启蒙教育的。但是,如何对孩子解释关于性的问题,应该采取何种途径,采取何种方法,在此问题上,他们的种种见解又很不得体或者不合适。因为他们认为,不值得在这件事情上冒这么大的风险,所以,最后不了了之。我读过一些文章,对某篇印象还比较深刻,我认为艾克斯坦写给他十岁儿子的信(F.E.Extan《关于儿童的性教育问题》,1904年)是比较典型的。通过这封信,我们能看到一种传统的习惯性教育方法:开始是避免让儿童接触关于性方面的东西,采取缓兵之计,一直拖延,最后在万不得已非得接触的时机——这已经非常晚了——也要通过偶然的方法,含糊不清地、郑重其事地、故弄玄虚地大概讲述一番,且只讲一半,那种神秘的口气反而让孩子更加觉得不可触碰。大人们总是觉得:“我怎么能对孩子说这种事情?”并以此为借口,纵容所有的父母都不去做这件事,认为要求父母对孩子们讲这些事有点苛刻了。

而我认为,这件事情的重点并不是在这里,而是大人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给孩子们造成一种玄虚和神秘的印象,好像只要是关于性的事情,就比其他一些不适合他们知道的事情更隐秘。要想纠正这一印象,首先从开始就需要坦然面对,让孩子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和理解像知道其他常识一样正常和坦白。同时,学校的教育也应该从容并且开明地进行,不要有意避开和干涉,可以在讲动物世界的自然科学时,强调和重视讲解动物界的生殖、繁育历程,并说明,人作为高级动物,和其他动物在机体方面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基本是一致的。经过这种教育,再加上家庭也对这个问题不是压抑,而是开明处理的话,那么我们会见到下面这种非常可喜的场面。在一个幼儿园中,一个小男孩对他妹妹说:“你说的孩子是由鹳鸟叼来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因为人也是哺乳动物,一只鸟作为卵生动物是不可能生出其他哺乳动物的孩子来的。”这样的话,孩子们的好奇心就不会受到压抑,他们每一阶段的困惑和疑问就都可以通过正常渠道解决了。

我认为,孩子在十一岁左右就可以对他们讲解有关人类性生活的社会意义和需要的特殊环境了。和其他年龄相比,在给孩子进行按手礼的时候,对他们进行性知识的指导是非常合适的,因为,这时候孩子已经了解了进行性活动的身体动作,我们应该让孩子知道,进行性这种满足本能需要的活动时,同时应该真正担负的社会责任。我认为,我们应该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逐步对儿童进行性启蒙教育,学校可以充分照顾到不同孩子发展阶段,进行不同的教育内容,所以这种性教育可以从学校开始,中间不间断进行,这样能够避免一些专家所担心的种种危险。

法国人在教育启蒙方面采取的一种方式,在我看来是在教育科学方面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在法国,由国家先指定一本初级教材,书中对孩子们将来应该具有的公民的地位、权利和应承担的义务等方面作了总体介绍,学校不再使用问答教育法,但非常遗憾的是,这种基本教育完全忽略了对性的启蒙,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个缺陷。在有的国家,儿童的教育全部或者部分是由牧师去做的,这些牧师在关于性的问题上从来不认为人和动物在本质上是一致的,所以他们采用的方法也十分不实用。他们认为,伦理教育的基础是灵魂永生,永远不能放弃。我们可以清楚地认识到,这完全是一种旧瓶装新酒的错误做法。由此,我们可以非常明晰地看到,要改革教育体制,只修剪枝节末梢,那是完全起不到作用的,也是永远不可能彻底改革的,所以必须从根本着手才行。

此资源下载价格为5资源分,请先
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于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之用!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3360521511@qq.com 本站将第一时间删除!支付后就会出现电子书的下载地址,升级VIP会员可以免费下载全站资源。
下载价格:5 资源分
VIP优惠:免费
下载说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于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之用!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3360521511@qq.com 本站将第一时间删除!支付后就会出现电子书的下载地址,升级VIP会员可以免费下载全站资源。
0
分享到:

评论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