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妮《爱情心理学》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理学书籍

每个人都希望主宰自己的命运

那么,是什么心理让这些被棒打的“鸳鸯”关系反而更紧密呢?对此,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曾做过一个有名的实验:他让一名被试者面临A与B两个选择,在低压力条件下,另一个人告诉这名被试者“我们选择的是A”;在高压力条件下,另一个人又告诉他“我认为我们两个人都应该选择A”。结果,在低压力条件下,被试者选择A的比例为70%,而在高压力条件下,只有40%的被试者选择A。

这个实验能够说明什么呢?当我们面临选择时,如果这个选择符合自己的意愿,将增加对所选对象的喜欢程度;反之,如果这个选择不是自己的心愿,而是出于被迫,便会大大降低对所选对象的好感。

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希望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出任何选择。一旦有人越俎代庖替我们做出选择,并将这种意志强加给自己,我们就会从心理上产生一种抗拒的情绪。心理学家还发现,越是难以得到的东西,对人们越有吸引力;轻易就能得到的东西或者已经得到的东西,其价值往往会被人所忽视。

你为何总是爱得刻骨铭心

恋爱:两人强迫性重复的双重奏

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这句话,是我们时常听到的警句之一。之所以时常听到,是因为,这是最难做到的。

其实,大多数人的人生,就是不断地重复同样的事情。如果你得到了幸福,你就不断地重复幸福;如果你学会了信任,你就不断地重复信任。相反,如果你得到了痛苦,你就不断地重复痛苦;如果你学会了敌视,你就不断地重复敌视。

在心理学家看来,这种强迫性重复,就是所谓的命运。而那些不幸的人,多数时候就是在不断地重复同样的错误,不断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其实这个地方并没有罪,让我们跌倒的,恰恰是我们自己。

她才华横溢,在任何场合都能赢得人们的瞩目与尊重。然而,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制造出一个大麻烦,然后花上大力气去化解这个麻烦。奇妙的是,这些麻烦都与男人有关。

她有过一次婚姻,当时她只花了一个星期就与一个男人完成了从相识、相爱到结婚的整个过程。后来,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去解除这个婚姻。

在此之前,她就谈过一次没有希望的恋爱,并为这次恋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放弃了梦寐以求的升职机会。但在其他人眼里,这场恋爱一开始便没有希望。但她就是要不断这样做:找到一个不适合的男人,然后彼此相爱,再相互折磨,直至最后分手。

女主人公有着非凡的才华,而且颇有个人魅力,完全可以拥有自己想要的幸福生活,但她就是做不到,一次又一次地跌倒在自己制造的麻烦里。这就是典型的强迫性重复。

强迫重复:忍不住的反复

一百多年前,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对他的孩子进行观察时发现,他在经历了一件快乐或是痛苦的事情之后,会在以后不自觉地反复制造同样的机会,以便体验同样的情感。这位心理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强迫性重复。

在人际关系中,这一现象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小时候形成的关系模式的不断复制。比如,如果一个人在他小的时候形成的关系模式是信任,那么他就会不断复制信任;结果,不仅能赢得一般人的信任,还能赢得仇人的信任。可以说,是这个人自己教会了那些难以相处的人如何去信任他。

相反,如果一个人在他小的时候形成的关系模式是充满敌意的,那么他就会不断复制敌意;结果,他不仅对那些与他有冲突的人充满敌意,对那些原本对他很友善的人也充满了敌意,最后这些人也真的从友善转向了敌意。可以说,是这个人教会了那些本来对他友善的人转而对他充满敌意。这一切,反倒让我们禁不住感叹命运的捉弄。

重复是因为我们惧怕丧失预见力

可以说,强迫性重复几乎无处不在,就像是我们只习惯拥有过的生活,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跟过去不一样了,我们就得做点什么事情,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样。

在电视台工作的艾德,长相俊朗,才华横溢,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但他明确表示,女人压根就不可靠,无情无义,只想靠男人养。艾德结识的这些女友,多数的确符合他的描述。但并非所有女孩都这样,他为什么就不选那些女孩呢?其实,艾德就是为了验证他的断言——“女人不好”,所以才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过去。

艾德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为了进行强迫性重复。早在他幼年的时候,艾德就丧父,后来妈妈不断换情人,对他也不闻不问,从此之后,他年幼的心里就埋下了对妈妈强烈的恨。

在他16岁那年,妈妈因意外车祸不幸死亡,从此他就开始了花花公子生涯。用艾德的话说,他之所以找那样的女孩,只不过是为了继续表达他对妈妈的恨。妈妈不可靠,所以他要一再找不可靠的女人,以证实他对妈妈的攻击的确是合理的。

其实,艾德也曾遇到过一个好女孩,也深深地爱过她。但是,他实在是太挑剔了,只要一发现女孩的任何缺点,都会给予毫不留情的攻击。最后,这个女孩也离开了他,这让他很绝望,自叹:“原来这么好的女孩也一样靠不住!”

这种情形,也是典型的强迫性重复。和那些大多数习惯了不幸的人一样,当事情真正有些好转时,艾德会觉得不安,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其实,这种不安正是他的控制感在作祟。如果一个人长期生活在不幸的环境中,心里就会发展出特殊的预见能力来,也就是说,他们能够预见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遭受其他人的折磨。然而,这种预见能力反倒会适当地保护他们免于遭受更可怕的折磨。

可是,一旦到了新环境,我们的预见能力反而丧失了,觉得一切好像乱糟糟的,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无意识地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结果,把事情给搞砸了。但另一方面,我们内心深处会安静下来,知道一切又在自己的预见中。

迷恋算不算恋爱

迷恋,源自爱的缺失

迷恋一个人到如痴如醉时,男子会对女子说“你是女神”;女子则会对男子说“你是主宰”。如果你被别人迷恋,你是否愿意做他的女神?抑或,你是否愿意做她的主宰呢?

亨利曾深深地迷恋过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对他也并不反感,但相处一段时间后,女孩提醒他说,她感觉他对她并不是真的感兴趣。即便如此,亨利依然时时都围着女孩转,他似乎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很长时间以来,亨利一直以为,自己之所以迷恋这个女孩,是因为她性格开朗,符合他理想女性的模型。亨利的妈妈属于那种内向、抑郁的人,虽然妈妈很爱他,但也很依赖他,这让他从小就一直扮演着妈妈的拯救者的形象。这种形象一方面令亨利很自得,让他觉得自己在妈妈心中是最重要的。但另一方面,这种角色也严重限制了他的发展。

原来,亨利的妈妈在嫁入亨利的大家族后,因丈夫吸毒、赌博而欠下很多债,结果遭到周围人的孤立,甚至受到歧视,这让她一直感到很孤独,性格也逐渐变得内向、抑郁。直到有了亨利以后,她的这种状况才得以改变,她发觉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可以依赖的情感对象。

从小,亨利就一直是妈妈的倾诉对象,妈妈将她在这个大家族遇到的一切困惑和苦恼,都向他倾诉。亨利也很主动地去扮演这个倾听的角色,很少和同龄的小伙伴一起玩耍,而是一直守在妈妈的身边。

这样一来,亨利由于长期扮演这样的角色,自己向外发展的倾向却被阻断了,他也像妈妈一样变得内向、抑郁。奇妙的是,就在这个过程中,幼小的亨利开始勾勒一个理想女性的形象——外向、开朗、敏感,能将他带向一个更广阔、更精彩的天地。

直到后来,他遇到了那个女孩,她几乎完全符合亨利的这个理想女性的形象。于是,亨利不可救药地陷入了痴恋。

为什么亨利会如此痴迷呢?一直以来,那个女孩在他心目中就是理想女性的标准。但是后来,他才渐渐明白过来,他对那个女孩第一次产生感觉的时候,恰恰是这个女孩陷入沉思的时候。“当时,我感觉她身上有一些光环似的东西,如此圣洁。”亨利所说的圣洁,其实就是一种抑郁的神情。也就是说,亨利之所以痴迷这个女孩,表面上看,是因为她符合了他理想女性的标准,但真正打动他的,却是和他的妈妈相一致的地方。

我们之所以会对一个人产生不可思议的情感,通常是因为那个人的一举一动牵动了我们内心深处的情感关系,即我们小时候与父母的关系模式。可以说,不管现在父母令我们多么的不满或失望,我们都曾经对他们产生过最强烈的爱。这种爱深深地藏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渗透着我们最初的爱的体验。一个人,只有能牵动我们这些活生生的体验的时候,才有可能唤醒我们最强烈的情感。

其实,亨利在遇到那位女孩之前,也曾遇到过许许多多外向、开朗的女子,可他为什么偏偏对那个女孩一见钟情呢?那是因为,那个女孩不仅符合他的理想女性的模型,也有与他的妈妈相似的地方。前者满足了他在意识层面的需要,而后者则牵动了他的潜意识深处的情感,让他像年少时爱妈妈一样爱这个女孩。正是这两个因素让他唯独对这个女孩一见钟情,并从此陷入不可自拔的痴恋中。或许这正是强烈的迷恋产生的根本原因。

迷恋背后的深意

让我们继续回到开篇那个问题:假若你被迷恋,你是否愿做女神?抑或,你是否愿做主宰?或许有人会愿意,因为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和自己钟情的人在一起,就足够了。但是,真正有人生智慧的人,才不会接受这样的亲密关系。不管对方如何迷恋自己,如何将自己置于至高无上的位置,他/她仍然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人,一个有优点、有缺点的具体的人。

著名哲学家马丁·布伯曾说,关系有两种:我与它,我与你。当我们将一个人当作实现自己目标的工具时,那么,无论这个目标看起来多么崇高、伟大,这种关系都是“我与它”的关系。在这种关系里,“我”是唯一的主体,而“它”则是“我”为了实现自己目标所需要的客体。用存在主义哲学的话说,我是主体,而对方则成了“他者”。试想一下,那个将陪伴你一生的人,将你当作客体,将你当作他者,有谁会愿意呢?

总之,迷恋之所以时有发生,往往是因为我们的童年很容易遇到爱的缺失,这导致我们很容易幻想完美的异性。其实,在很多人的内心深处都藏着一个对理想异性的幻想,一旦遇到符合幻想条件的异性,迷恋就被激发出来了。正因如此,和狂热的迷恋者在一起,被迷恋者只会感觉到孤独。

错误归因一感情的催化剂

从两个著名的心理实验说起

著名情绪心理学家阿瑟·阿伦曾做过一个经典的实验:

事先邀请一位美女,并请她到大学男生中做一个简单的问卷调查,然后需要男生们根据一张图片编一个小故事。实验前,男生们被分为三组:第一组在安静的公园里,第二组在低矮稳固的石桥上,最后一组在危险的吊桥上。美女在所有男生回答完问卷之后,还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留给了对方。

实验结束,有趣的是:与其他两组相比,在危险的吊桥上参加调查的男生给美女打电话的人数最多,而他们所编的故事也更多地含有情爱的色彩。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当我们置身于危险的情境之中时,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这种身体变化其实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因此,那些在危险的吊桥上接受调查的男生才会表现得更容易激动。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会为自己的生理表现寻求一个合适的解释:美女的魅力让自己意乱情迷,吊桥的危险让自己心如鹿撞。其实,这两种解释都有一定的道理,但又难以确认。在这样模糊的情境下,部分男生对自己的“生理唤醒”就会进行错误归因,这就是著名的“吊桥效应”。

与吊桥类似,坐过山车同样可以让人产生一种极度兴奋和欣喜的感觉。因为当我们体验到那种飞腾在空中的感觉时,人体会释放出一种叫作苯基乙胺的物质,它是一种神经兴奋剂,可以让人的呼吸和心跳都加速起来,手心出汗,面色发红。在苯基乙胺的作用下,我们对异性产生好感的概率也会大大增加。其实,这也是一种错误归因,但人的本能是根本无法识别的。

错误归因一感情的催化剂

从这两个实验中,我们可以看到,错误归因其实就是感情的催化剂。举一个例子,很多男人在追求女人时,往往会带她去看恐怖电影,而女人在这种情形下,总会感到刺激、紧张,心跳加速。于是,出于本能会找出原因解释自己的情绪感受:是电影情节太过恐怖呢,还是身边的这个人令自己心动呢?

同样,女人也可以擅用错误归因。在男女初次见面时,或者是交往期间,女人总会让自己保持一种神秘感,尽量做到多微笑、少说话。这样的行为不免会让男人感到紧张,在吊桥效应的影响下,男人自然会归结为女人的魅力,从而爱上这个女人。

另外,当一个女人对男人表现出崇拜、欣赏及肯定的态度时,也会引发男人的错误归因。这就相当于不断给予男人正面的肯定,向男人传递出“我是易于被掌控的”的信息。男人收到这个信息后,会有两种后果:要么他并不喜欢这个女人,但是会对这个女人保有好感,会视她为知己,认为这个女人理解自己;要么男人喜欢上这个女人,向她展开追求攻势。

尽管女人向男人传递出了“易得性”的信息,但主动权还是掌握在女人手中。对于男人的主动追求,接受与否以及发展进度终究是由女人决定。

此时,男人觉得女人易于得手,但在追求中女人并没有马上接受。男人就会反思了,要么是女人太好,要么是自己不好。女人如此崇拜自己,说明自己很好,女人没有接受自己的原因就是女人太好,基于错误归因,男人就会越发被女人的魅力所吸引,更加主动地追求女人。

03 好男人和好女人都在哪里

——读懂人类的择偶行为

我们没有理由认为,我们会因为“爱情”的存在而采用与其他普通灵长目动物截然不同的择偶策略。那么我们是用什么原则或者依仗什么方式来进行配偶选择的呢?这种本能冲动是如何扎根在我们体内,支使我们做出选择的?我们身上带着哪些祖先遗传给我们的择偶偏好呢?

谁是你的完美伴侣

首先,请认识你自己

几乎所有单身的美国人,无论未婚还是离婚,年轻还是年长,在每天早上刷牙、剌须、化妆或者不小心看到自己白发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向自己发问:“好男人都到哪里去了?好女人究竟在什么地方?”

其实,在每个人的心里,对于好男人或者是好女人,都有一个通用的标准。有的特性男女有别,比如长相如何,花心与否,有无不良嗜好;有的特性高比低好,比如财富、教养;有的特性少比多好,比如吝啬、自卑;有的特性在某种程度上有加分,但过犹不及,比如身高、学历、智力……通过这些特性大体上能划分出一个人的受欢迎程度,这种受欢迎程度大致就是一个人的婚恋市场价值(也称伴侣价值MateValue,以下简称MV),即这个人在婚恋市场上能够匹配的伴侣的水准。比如说:一个身高165cm、体重45kg、C-cup的女性,在婚恋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肯定高于一个身高160cm、体重60kg、A-cup的女性;一个有房、有车、身高180cm的男人,在婚恋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肯定高于一个无房、无车、身高170cm的男人。

可以说,一个人的相貌、身高、家庭背景、教育背景、情商、智商、婚恋史等共同组成一个人的婚恋市场价值。所谓的爱情,其实就是一场非常精确的价值匹配游戏。只有当对方的MV比我们自己更高的时候,我们才会愿意为之付出婚姻的代价。而相差太多的伴侣,其结合往往不会太牢固。

除了受欢迎程度外,还有一个决定你MV的因素就是对伴侣的需求度。假设在一个演播室,有两个陌生人分别走了进来,一个说:“啊,您就是xxx,我可是您忠实的粉丝啊!能和我合个影吗?”另一个陌生人说:“嗯?您看起来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片场见过,我有个朋友是做演出策划的,回头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也许有合作机会。”虽然这两位同样都是来片场的临时工作人员,但他们的需求度就直接决定了各自在主持人心里的位置。

此外,伴侣选择权也是权衡MV的指标之一。一个军营里的帅小伙儿可能很受欢迎,但认识女孩的机会却少之又少;而一个整天接触美女的摄影师,虽然不见得多受欢迎,但他要换伴侣的话,机会肯定比前者高。所以,帅小伙的MV未必比摄影师的高。

总结一下,受欢迎程度/需求度x伴侣选择权,就是最终的伴侣价值。在婚恋这个大市场上,把自己估高了,很可能会剩下;估低了,又可能会下嫁。只有认清自己的MV,才能做出最优的选择。

你会衡量心仪之人的“伴侣价值”吗?

那么,如何衡量心仪之人的“伴侣价值”呢?具体而言,衡量一个男人的MV,主要看其年龄、身高、长相、财富、智商、情商、性能力和长期承诺。如果要总结出简单的一句话,那就是:男人的MV与自身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相关。

任何一个男人在以上8项标准中都会有自己的长板和短板。倘若真有一个男人能做到前7项,他也会有为之付出长期承诺的对象,这个女人要么是校花级别的大美女,要么和男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要么就是家境极好的富家女。

与男性标准相对应,衡量一个女人的MV,主要看其年龄、长相、身高、罩杯、体重、学历、性格、家庭环境这8项标准。对于女人的MV,可以总结成一句话:女性的婚姻市场价值大部分由生育潜力决定。

无论男女,自己在衡量标准里占几项优,就可以减去一项,然后去选择对方。因此,我们可以通过这个来计算自己的MV。对于女人而言,如果你不是一个肤白貌美、胸大腿长,外加温柔贤惠的女人,在选择男人的时候,就应该理智地从男人的8项MV标准中,挑选出你认为最重要的3~4项作为择偶要求。

有很多女人总说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适合自己。其实这个问题没人能给你答案,因为这些标准的取与舍,全在女人自己的一念之间。很多时候,有些女人之所以在遇到每一个男人时,总觉得他在某一方面还不够好,都是因为只想取而不想舍罢了。当然,这也提醒女性朋友,要时刻保持你的“伴侣价值”,因为这样你才可以最大限度保留择偶的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