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的核心思想与重要影响

  • A+
所属分类:心理学名人

  威廉·詹姆斯

William James

生于1842年,出生地:纽约州,纽约市。

卒于1910年,逝世地:新罕布什尔州,塔姆沃斯市。

毕业于哈佛大学。

  核心思想

威廉·詹姆斯的鸿篇巨制《心理学原理》(Principles of Psychology),前后耗费数年写就,全书洋洋洒洒共1300页,全景式展示了心理学全部领域。1890年,该书出版之后,风靡一时,可谓洛阳纸贵,以至于有时候读者直接称呼该书为《詹姆斯》[James,再之后,又出现了一个更加简短的昵称,《吉米》(Jimmy)]。

威廉·詹姆斯提出的真知灼见可谓如此之丰富,他对于心理学领域的影响力可谓如此之广泛而持久,以至于我们很难概括出他究竟为什么如此具有影响力。鉴于此,本书只能将他最重要的理论归纳成三个领域:他关于“习惯”的思考、他关于“意识”的理论,以及他关于“情绪之本质”的观点。

詹姆斯在写到“习惯是如何形成”时,非常接近一个行为主义心理学家的观点。他相信自由意志的存在,但同时也提出假设认为,习惯会在大脑当中留下解剖学意义上的痕迹,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痕迹将越来越深,并形成一条路径。这条路径可以使人保持惯性,更有可能保持这个习惯。詹姆斯还提出,习惯有助于防止社会混乱;对于那些面对困难、需要动力的人,习惯能推动他们前进。这些观点与机能主义学派的观点不谋而合,而詹姆斯也确实被认为是该学派的开山鼻祖之一。

《心理学原理》中提出了“意识流”的概念,代表着与结构主义观点的背离。结构主义观点认为,思想能够被分割成为互相独立、各具意义的组成元素。詹姆斯提出:思想就像是一条绵延不绝的河流,中间没有任何空隙,而且无法再细分成为组成成分。在书中他还写道,意识是一件具有个体性的事物——你有你的思想,而我也有我的思想。詹姆斯还相信,意识是具有选择性的(也就是说,有时候我们会注意到事物的组成部分,有时候我们会注意到事物整体),而且是具有目的性的。上述所有思想,汇总到一起,描绘出一幅以往任何理论都不曾触及的画卷。这种将意识视作“实况转播”(我们常常说出一连串想法)、无法轻易加以分割或者归类的理念,至今仍然存在着坚定的追随者。

詹姆斯还通过“詹姆斯-兰格情绪理论”改变了普罗大众的认知,该理论以他和丹麦生理学家卡尔·格奥尔格·兰格(Carl Georg Lange)的姓氏命名。当时占主导地位的观点认为,情绪先于生理反应而存在。但詹姆斯-兰格情绪理论却反其道而行之,提出情绪乃是对于生理感觉体验的回应。举例而言,当你看到一只罹患狂犬病的狗向你怒吠时,你并不会首先感到害怕,然后再浑身发抖并且心跳加速;相反,你看到了这只狗,你浑身发抖,并且心跳加速,在此之后,你才感到害怕。该理论自提出之日起,就经受了许许多多的挑战。当代理论家指出,该理论能够部分解释生理感觉和情绪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只不过,还有其他信息能够影响个体在所处情境的情绪,而且,主观的情绪反应有的时候确实能够引起生理层面的反应。

  重要影响

威廉·詹姆斯的影响非常深远,以至于很多人认为他才称得上是第一名真正的心理学家。机能主义、认知心理学以及格式塔心理学,皆植根于威廉·詹姆斯的理论,哲学思想中的实用主义流派同样如此。詹姆斯-兰格情绪理论,虽然经过修正才被当今的学界所接受,但正是由于它奠定了坚实基础,后续多项研究才得以去探索生理反应的本质及其在认知过程与情绪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于我而言

假设你没有养成设定闹钟提醒自己按时起床上班的习惯,而且其他人也没有这个习惯,那么也许现代社会就无法平稳顺利地运行。谈到习惯,很多人想到的是“恶习”,但其实很多日常行为,包括红灯停、穿衣服等,也可以被视作积极的习惯。提及威廉·詹姆斯与现实生活之间存在的联系,首先映入脑海的,就是他对于“如何创造全新的、积极的习惯”所提出的理念。

詹姆斯认为,为了消除一个消极的习惯(他将其视作一个神经路径,犹如大脑中的一条小径),同时绘制出一条新路径,那么,首先有必要尽可能强烈地、决绝地掌握主动权。举个例子,如果你希望戒掉碳水化合物,那么,首先,请清理你的食品储藏柜,然后,在脸书网(Facebook)上大声地、明确地宣告你的意图。同时,你还应该秉持詹姆斯对于“连贯性”的信念——如果过早就偏离自己全新的行为模式,绝对会让你事倍功半。假如说,你近期下定决心节制饮酒,或者定期锻炼,本来已经坚持了数日,但却因为一段假期而前功尽弃,那么你就会知道,仅仅是一天的旧瘾复发,也会对全新积极习惯的建立产生破坏性影响,即便是先前已耗费半年之功,亦无济于事。

此外,尽管我们已经看到对于詹姆斯-兰格情绪理论不乏非难者,但是其价值仍然长久不衰。举个例子,你是否曾经在喝过一杯特浓咖啡之后,开始感到紧张、焦虑并且不安呢?你花费了多长时间才意识到这仅仅是咖啡因的作用呢?你的生理症状诱导你认为自己很紧张,但是当你想起其实是因为刚才喝了浓咖啡,你很可能心里会更平静些。决定露出笑容,然后发现你确实感到高兴;采用一种更强有力的身体语言,然后你感到更有信心;在不会之前,假装自己会——这些全部是詹姆斯-兰格情绪理论实际应用中的积极示例。至于消极的例子,最恰当的莫过于被焦虑症所折磨的人们。当他们的心脏突然悸动,其原因可能完全不值一提,或许是由于刚才吃了辛辣食物,又或者是由于疾步走过楼梯,他们会将心脏猛烈跳动的感觉解读为自己受到了威胁并且十分害怕(我们称其为内感受性感觉)。当生理感觉开始出现时,消极的情绪亦随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