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简介

  • A+
所属分类:心理学名人

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简介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奥地利心理学家、精神病学家,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有人将他和马克思、爱因斯坦合称为改变现代思想的三个犹太人,他的学说、治疗技术,以及对人类心灵世界的理解,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心理学研究领域。

1856年弗洛伊德出生于摩拉维亚,他的父亲是一个开明而严格的人,母亲是一位典型的犹太家庭妇女。1860年弗洛伊德举家迁往维也纳,并在那里生活和工作,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年。在学生时代,弗洛伊德就对整个人生产生了兴趣。当他进入维也纳大学读医科时,一开始并没有集中精力攻读医学,而是对生物学产生了兴趣。他在德国著名科学家布吕克的实验室里花了六年的时间进行生理学研究。1882年他订了婚,需要一个有可靠收入的职业,为此他不得不开始在维也纳总医院当医生。1886年他同玛莎结婚,并建立了自己的“神经症”私人诊所。他一直维持着这个诊所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弗洛伊德对精神领域的探索工作,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弗洛伊德提出了很多重要概念,发展了精神分析学的理论和治疗方法。1885—1886年间,他向法国神经病学家沙可 学习催眠术,由此激发了对心理问题的浓厚兴趣。当时沙可正在用催眠术治疗歇斯底里症(hysteria,又译作癔症)。弗洛伊德在自己的病人身上发现了类似的症状,他曾试图用电疗法和催眠术进行治疗,但二者的效果都不尽人意。

而后他尝试用他朋友布洛伊尔 曾用过的宣泄法 。这种方法假设:歇斯底里症的病因是病人已经忘记了的某种强烈的情感经历,治疗就是要引发出病人对这一经历的回忆,使相应的感情发泄出来。这种主张认为,人可以受自己并未意识到的记忆或感情的折磨,使用某种方法使病人意识到这种记忆或感情,病情就会有好转。这种主张即是弗洛伊德发展其精神分析学说的基础。后来他又引进了抵抗、压抑 和移情 的概念。在19世纪末的几年里,弗洛伊德对自己进行了精神分析,得出了婴儿性行为 和释梦 的概念,这些都是使精神分析理论得以成熟的重要概念。

第二阶段:弗洛伊德发表了一些重要著作,精神分析理论日渐成熟。1900年弗洛伊德出版了《梦的解析》(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他认为这是他最好的一本书。1901年他发表了《日常生活中的精神病理学》(The Psychopathology of Everyday Life ),分析了日常错误(口误、笔误等)的无意识根源。1905年他又发表了《性学三论》(Three Essays onthe Theory of Sexuality )。以上三部著作将精神分析理论扩展到了正常的精神生活领域,而不局限于分析病理情况。1913—1914年,他又发表了《图腾与禁忌》(Totem and Taboo),将他的理论应用于人类学。1915—1917年,《精神分析引论》(Introductory Lectureson Psychoanalysis )发表,对整个精神分析理论做了详尽的阐述。

第三阶段:弗洛伊德进一步发展和修正他的理论,并尝试将精神分析理论应用于社会问题。他先是提出了死本能 的概念,然后又在1923年发表了《自我和本我》(The Ego andthe Id )一书。

暗流的涌动——无意识精神状态的假设

弗洛伊德在探究人的精神领域时运用了决定论的原则,认为事出必有因。看来微不足道的事情,如做梦、口误和笔误,都是由大脑中的潜在原因决定的,只不过是以一种伪装的形式表现了出来。由此,弗洛伊德提出了关于无意识精神状态的假设 ,将意识划分为三个层次:意识、前意识和无意识。

前意识 (preconscious)是能够变成意识的东西,比如我们对特定经历或特定事实的记忆。

我们不会一直意识到这些记忆,但是一旦有必要时就能突然回忆起来。每个人都可能有过这样的经历:早晨醒来对做过的梦全然不知,接下来的一件事或一样东西与梦中的情境似乎有关联,受此触动你马上就会想起你的梦境来。这个过程很像心理学中的启动效应。

无意识 (unconscious)也称潜意识 ,是指那些在正常情况下根本不能变为意识的东西,比如人内心深处被压抑而无从意识到的欲望。这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所谓“冰山理论”:人的大脑就像一座冰山,露出水面的只是一小部分(意识),但隐藏在水下的绝大部分却对其余部分产生影响(无意识)。弗洛伊德认为无意识具有能动作用,它主动地对人的性格和行为施加压力和影响。譬如,无意识的欲望能使一个人做出他自己也无法合理解释的事情来。

下面我们用一个比喻来说明意识三个层次之间的关系,当然仅代表弗洛伊德的观念:“无意识”像个很大的门厅,各种冲动拥挤在此,都想闯进“前意识”掌管的一个小接待室,以引起屋里那位“意识”先生的注意。可是接待室的门口(意识阈)站了个看门人,“压抑”一些看不顺眼的冲动,拒之门外。被压回“无意识”大厅的冲动并不死心,如果不能伪装改容混入“意识”,就会郁积在心,导致变态心理。

人格结构的一仆二主——本我、自我和超我

有时候你是否觉得“这一个我不是我”,或者内心总有不同的声音在对话:“做得?做不得?”或者内心因为欲望和道德的冲突而痛苦不堪,或者为自己某个突如其来的丑恶念头而惶恐?我们来看看弗洛伊德对此是怎么说的。

弗洛伊德《自我与本我》(The Ego and the Id )一书中对人格的结构有详尽的介绍,他将人格分为三部分:本我 (id)、自我 (ego)和超我 (superego)。

本我 包含要求得到眼前满足的一切本能的驱动力,就像一口沸腾着本能和欲望的大锅。它按照快乐原则 行事,急切地寻找发泄口,一味追求满足。本我中的一切,永远都是无意识的。

自我 处于本我和超我之间,代表理性和机智,具有防卫和中介职能,它按照现实原则 行事,充当仲裁者,监督本我的动静,给予适当满足。自我的心理能量大部分消耗在对本我的控制和压制上。任何能成为意识的东西都在自我之中,但在自我中也许还有仍处于无意识状态的东西。

对于本我和自我的关系,弗洛伊德有这样一个比喻:本我是马,自我是马车夫。马是驱动力,马车夫给马指方向。自我要驾御本我,但马可能不听话,二者就会僵持不下,直到一方屈服。对此弗洛伊德有一句名言:“本我过去在哪里,自我即应在哪里。”自我又像是一个受气包,处在“三个暴君”的夹缝里:外部世界、超我和本我,努力调节三者之间互相冲突的要求。

超我 代表良心、社会准则和自我理想,是人格的高层领导,它按照至善原则 行事,指导自我,限制本我,就像一位严厉正经的大家长。弗洛伊德认为,只有三个“我”和睦相处,保持平衡,人才会健康发展;一旦三者吵起了架,引起失调,就会导致神经症的产生。

  清白无邪的梦、披着羊皮的狼?——自由联想和梦的分析

弗洛伊德认为解决心理问题的关键是揭示出病因。在精神分析治疗中,他使用多种技术去洞察一个人的无意识心理过程,这些技术包括自由联想和梦的分析。

在自由联想 中,病人通常是躺在长椅上,闭上眼睛尽量放松。然后让病人听见一句话,或者看到一个字,病人会产生联想,接着随口说出浮现在心头的任何语句、想法和感觉。精神分析师坐在病人身后,记录下病人的所有联想内容。这种场景相信大家在好莱坞的一些“心理电影”中见到过,如《最后分析》,影片里李察?基尔为乌玛?瑟曼做精神分析时就常使用这种方法。自由联想往往是病人潜意识里的东西,经过分析,从中能发现致病的潜在原因。

在梦的分析 (释梦)中,病人将梦境中的事情作为最初刺激,然后运用自由联想来探索梦的潜在意义。弗洛伊德认为,梦不是偶然的,而是被压抑的愿望,通过伪装得以满足。

清白无邪的梦……是披着羊皮的狼。当我们对这些梦进行分析时,它们的含义可能与其表象正好相反。

弗洛伊德认为潜意识好比“情感的垃圾箱”,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会将各种不符合现实原则或不被道德意识所允许的本能或非理性欲望及相关经验通过压抑赶到潜意识里。在梦中,压住“情感垃圾箱”箱盖的意识力量减弱了很多,潜意识活动便开始活跃起来。因为潜意识里的原始冲动或欲望很丑陋,不能赤裸裸地涌出来,而且处于半休息状态的“意识警察”仍在潜意识的出口把门,潜意识中的种种欲望、冲突、见不得人的东西,必须乔装改扮后才能通过意识警察的把关,浮现到意识层面。所以通过分析梦的隐藏意义,就可以洞察到被压抑的欲望,发现病因。梦的解释通常涉及一个人的性生活、童年经历、婴儿时期的性欲,以及同父母的关系。

在今天,我们虽然不能认为所有的梦都是“潜意识欲望的改装”,但弗洛伊德释梦的“文法”以及解读这种文法的“自由联想”,仍是我们理解梦这道奇异的夜间风景的一个最佳角度。

  伟大的弗洛伊德:我们如何评价他?

弗洛伊德以潜意识作为研究对象,开辟了心理学研究的新纪元。他的潜意识理论,在医疗、文艺、运动等许多领域都有广泛的实践意义,如文学评论中对莎翁作品和女性文学的精神分析,以及达利描绘光怪陆离的梦境的画作。另外,弗洛伊德重视病人的内心冲突和动机,把变态心理学从静态描述转变为精神动力的研究,这也是一大突破。

弗洛伊德的贡献还在于改变了传统的生物医学模式。有些人可能看过一部好莱坞电影《红伶劫》(Frances ),其中有精神病院的治疗场景:药物、电击和颞叶切除手术,依靠躯体治疗来“解救”精神病患者。弗洛伊德可谓异军突起,提出“精神创伤”(trauma)是引起心理失常的主要原因,主张用精神分析来挖掘病人被压抑到潜意识里的心理冲突,从而治好病人。这就打破了纯粹依靠药物、手术和物理方法的传统医学模式,为现代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 的建立当了先锋官。

  挑弗洛伊德的毛病

弗洛伊德的学说也遭到了很多非议。他的观点建立在对引起病人问题的原因的推论上,他是通过观察并且设法帮助那些有问题的人而逐渐形成了他对人性的看法,因而有人认为他不关心正常人,只关心一小部分不幸的人,他的理论也不能运用到整个人群中。

另一种批评则是针对他悲观消极的宿命论。在弗洛伊德看来,人性是丑恶的,人总是挣扎在无意识的涌动中,因为欲望与道德的冲突而痛苦。大多数人可能宁愿去相信孟子的“人之初,性本善”,而不愿意做弗洛伊德口中的“衣冠禽兽”。

还有一种批评是指向他学说中的神秘主义,这也正是很多人认为精神分析“荒诞”的原因。

例如,某人潜意识地在脑海中浮现出426718这串数字,弗洛伊德是这样分析的:这个人潜意识里盼望其三姐和五哥去死,因为六个数从1排到8,独缺3和5。另外,弗洛伊德对梦境、笔误等日常过失的分析也有不少神秘色彩。

对弗洛伊德最多的质疑可能来自他的泛性论 ,他把一切问题都归因为性的问题,总是把性欲当做人行为的真正动机。他所谓的性是广义的,指广义的快感的满足,而不是单指两性性接触,而且性在婴儿出生后便已开始了。弗洛伊德认为在性的背后有一种原始的驱动力,驱使人们去寻求快感,他称之为力比多 (libido)。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恋母情结、恋父情结 等概念,细心的读者可能会想起根据米兰?昆德拉的作品《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

改编的电影中有此应用。这里,弗洛伊德极端夸大了性本能的作用,宣扬泛性主义的性欲决定论,似乎是一大错误。还有人甚至将他视为上个世纪60年代西方性解放运动的“罪魁祸首”。